亚洲城王应辰古诗

猗欤素心翁,系出自名族。心地极光明,操行守素朴。方当弱冠年,早赋莪蓼蓼。家政早主持,茕茕叹孤独。曰勤曰俭谦,祖训心膺服。能守复能创,寐夜更兴夙。自恨少年孤,经史未满腹。广延诸名儒,督课儿孙读。兰玉看联翩,翔鸾咏鸣鹿。孙枝继挺秀,芹香歌芳馥。联袂步青云,名场争角逐。门闾日鸿焕,公怀虚若谷。为善益至城,平粜及赈粥。浚河葺学宫,大工总力勠。施惠济急贫,名誉日芳郁。猗欤素心翁,一身备五福。毕生懿行事,悉数难更仆。惟天佑善人,年登七十六。瞻像俨如生,拜手三盥沐。——明代·王应辰《题苏谦之遗像》

题苏谦之遗像

明代:王应辰

字奕山,号菣园,王巷人。嘉庆进士,选授四川成都府新繁县知县,颇得民心。著有匏村集、姑熟游草、金台剩稿、蔗香诗草及无心居士诗草等。

王应辰

鸟雀栖烟树,牛羊下夕原。危峰疑阻路,曲径又通村。雨意连山暗,虫思彻夜喧。数程已不远,十度月黄昏。——清代·王秉韬《宿松岿》

宿松岿

高覆松阴复竹阴,窝藏宝刹绝尘侵。千寻峭壁俯湖险,一径寒云郁舍深。行脚僧忘参上乘,欢颜佛是旧知音。重游先与山灵约,容我山巅一鼓琴。——清代·王季珠《石壁精舍》

石壁精舍

谢桥春晚。记梦蹋、诗魂未懒。问向日、青骢嘶处,一去悠扬谁见。竟何堪、爱近榆钱,漫空不受东风管。任绣幕遮留,纤葱捉取,难得轻狂心转。听蓦地、潇潇雨,应打落、荒沟断岸。纵丁宁紫燕,重来衔起,粉香已被尘泥染。泪珠千点。倩清江、化作浮萍,也怕漂流远。收身有路,惟在枯禅静院。——清代·王时翔《薄倖》

薄倖

清代:王时翔

谢桥春晚。记梦蹋、诗魂未懒。问向日、青骢嘶处,一去悠扬谁见。

竟何堪、爱近榆钱,漫空不受东风管。任绣幕遮留,纤葱捉取,难得轻狂心转。

听蓦地、潇潇雨,应打落、荒沟断岸。纵丁宁紫燕,重来衔起,粉香已被尘泥染。

泪珠千点。倩清江、化作浮萍,也怕漂流远。收身有路,惟在枯禅静院。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