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亚洲城

亚洲城 1

(说明:以下所发小说,不再使用“章”和标题,而使用“节”,内容情节连贯,谨示。)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偌大个中国,向“走资派”牛鬼蛇神反革命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全面开火,必然要冤枉好人。即使如毛泽东说要“好好保护”的彭德怀,这时也面临挨整的局面。因为林彪一伙和江青等人“惦记”着他。

事情还得从文力建那个老冤家丁发生说起。丁发生将西南三线建设指挥部抄来的所谓“彭德怀的罪证”整理成册,不日即去了北京。他的目的是通过王大宾觐见江青,岂料事不凑巧,赶在“二月逆流”当口,首长因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接见他,他不得不失望地徒劳而返。

“第一次等了几天白等了不说了,这一次你还要我等几天?你最后说一声,究竟愿不愿意带我去见首长?”丁发生在成都有许多大事要做,他必须赶紧回去,若这次再白跑一趟真要遗恨终生。切莫以为他在成都如何万人之上呼风唤雨,到北京有事无事想见中央级首长特别是江青这样的大首长,他的资格确实还欠缺点儿,所以要借助于王大宾这条“热线”。

这是在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战斗团团部,丁发生和王大宾各自靠在一张平板沙发两头,两张脸都拉成马脸,好像哪个舅子赖了他们的账。

王大宾沉默了足有三分钟。丁发生又道:“上次我承认首长很忙,要收拾‘二月逆流’,这次……”

“丁总司令,你不要说了,让我好好想一下。你总以为我们几个红卫兵领袖有‘热线’,随时想见首长随时就能见到,不是这样回事情嘛,要等机会,前提是首长要看你的事情重要不重要。你那些材料我都看了,总感觉没有什么份量,向首长拿不出手啊。”

“彭德怀视察三线时记载的那些黑名单,还有那些向他效忠的信,不能说明他结党营私吗?他对三线一些企业干部说的那些话不是培植亲信吗?平白无故拿钱给老百姓不是拉拢腐蚀人心吗?”丁发生说的“效忠的信”,其中有一封正是文力建的。“不管咋个说,三线建设办公室总是首长亲自叫我去抄的,我抄了以后应该向她汇报吧。关键是你一定要说我是成都‘闪电纵队’的丁总司令,说我是来向她汇报彭德怀的事情。”

“哎呀,你丁总司就了不起了?你在成都算泰山,在京城算个鸡巴毛啊?上次我就说的丁总司令,也不晓得接电话那家伙是哪个舅子,一声‘哪个成都丁总司令?认不到!’啪就把电话压了。明明晓得我是王大宾,他狗日的却是这个态度。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其实我也不是说你那些东西一点价值没有,我是觉得没有搜到彭德怀反党反毛主席、投敌叛国的钢鞭。行嘛行嘛,我也不管那样多了,明天一早我带你亲自走一遭,老子也不事先联系了,碰运气,只要首长在办公室,我相信她一定会接见我。”其实王大宾很有面子,他的“北地”“东方红”,“文革”中首创冲击部级国家机关打砸抢的全国记录,到目前已经四次冲击地质部,还批斗部长何长工,绑架殴打薄一波等中央首长,是很受“中央文革”器重的。

“中央文革”在北京西郊钓鱼台。“文革”是中国的头等任务,搞起来便顾不得其它什么外事,钓鱼台这个专事接待外宾的国宾馆,花草林木,湖水假山,又幽雅又秀丽,落得一时冷清便做了“中央文革”的处所。它和林彪的毛家湾及中南海成为中国政局当时的“三角中心”。当下这个“文革”司令部很热闹,鞍前马后的人马多达近两百。

到底是红卫兵领袖人大面大,传达室买他的账,等了二三十分钟,王大宾和丁发生终于允许进入十一号楼。

第一次面对毛主席夫人,见过无数大场面的赫赫丁总司令受宠若惊,蟹壳脸左边笑右边跳,腰杆没了骨头,手脚没了搁落。江青看在眼里,说:“小丁啊,你认为我是太上皇吗?我这人其实很随和呢。来来来,坐下说,别紧张,上次我们不是在电话上认识了吗?”江青穿草绿色军装,鼻梁架珐琅眼镜,满面笑容,心情特好。也倒是,几个月来“三老四帅”大都被“中央文革”和林副统帅整得大权旁落,没打倒跟打倒差不多,她能不高兴吗?“说吧,只要是揭露彭德怀这个大右派的事,我都爱听。”

丁发生汇报很全面,特别提到文力建给彭德怀写信的事。江青认真地听完,简单瞄了瞄汇报材料,“我看这个姓文的完全是彭德怀的忠实走狗!”将一沓子材料朝茶几上狠狠一扔,“大右派要翻天了,没去几天三线就在那里培植亲信,拉帮结派,搞独立王国,搞‘彭三线’,要造毛主席的反了是不是!林副统帅一直就催我要好好收拾他,催了好几次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看来再不收拾这个‘彭三线’是不行了。”接着又把丁发生夸赞一番,说他提供的材料很重要,为人民立了大功。

彭德怀现在已经没住什仿院,林彪密令把他悄悄转到了公主坟,当时还对他的四大干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说:“彭德怀是个大野心家,我了解他,他以前的名字叫彭德华,意思就是要得到整个中华,因此他一贯反对毛主席,以前战争年代就反对毛主席,到苏联和赫鲁晓夫勾结回来,立马在庐山会议上反对毛主席提出的‘三面红旗’。他控制军队多年,一定要在军内彻底肃清他的流毒,把他批倒批臭,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中央有三个专案工作办公室,“一办”由汪东兴负责,“二办”由黄永胜、吴法宪负责,“三办”由谢富治负责。他们分别管理各专案组。黄永胜和吴法宪“二办”负责管理“彭德怀专案组”,有个《关于撤销彭德怀党内外一切职务,永远开除出党,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剥夺公民权利的报告》,正是二人按照林彪旨意行事的。只不过这个“报告”后来被毛泽东否决了。

关押彭德怀的地方在公主坟一个幽森的小院,一把拳头大的锁长时间锁着一扇巨大的褐色铁门,像阴曹地府中的邺都城。院内一间小屋,灯光昏暗死气沉沉,漏斗状的窗口可以观察到屋里“犯人”的一切,荷枪实弹的哨兵在房前机械地游动。屋子十二平米,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是全部的用具。彭德怀转来这里的生活大不如前,伙食比以前差得多,菜里难见油水。处于危难中的周恩来敌不过鼎盛时期的林彪和江青,保得彭德怀一时的安宁却保不得他长久的命运。林彪说的在军内肃清彭德怀的流毒,把他“批倒批臭”后来没有在军队进行,是因为他和江青转而指使红卫兵取代了。红卫兵三天两头来审问,专案组隔三差五来审查,罪名之多足有几箩筐:大右派、大军阀、大野心家、大阴谋家、里通外国、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三面红旗”的三反分子、与贺龙有黑关系、擅自发动“百团大战”、朝鲜战争中反对毛主席的战略方针……但是他们到底还没有召开什么大会批斗彭德怀。

彭德怀身处逆境,不仅关心文化大革命的情况,而且惦记着三线建设。他每天都能看到《人民日报》,有次在报上看到一则金属镁的国际市场信息,他知道镁常用做还原剂,置换钛、锆、铀、铍等金属。主要用于制造轻金属合金、球墨铸铁、科学仪器和格氏试剂,也能用于制造烟火、镁盐、闪光粉、吸气器、照明弹等。结构特性类似于铝,具有轻金属的用途,可作为飞机、导弹的合金材料。于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给周恩来写了封信,建议在大渡河畔建工厂,利用那里含镁的矿渣生产镁。他请平常监守他而待他又比较友好的张排长帮他把信捎出去,张排长说他不能违犯规定乱交给谁,只能交给专案组,彭德怀连连称谢,说只要交出去就有希望,他实在太天真,不想想专门整他的专案组有那么好的人么?张排长不理解,说他现在被整得人不人鬼不鬼不了怎么还惦着这种事情,真是个好人。

亚洲城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