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海里的潜水艇水手都陆续爬上了航空母舰,又都陆续被捆起来——那他们也愿意。

  “看样子堵不住了。”舒克遗憾地说。

  海盗打开舱门跑了。

  贝塔当不成舰长了 

  头版击碎潜水艇;

  “贝塔,一分钟后开炮!”舒克说完扔掉话筒,跑出驾驶舱。

  航空母舰在迅速下沉。

  “快点儿!”舒克大喝一声。

  舒克一看,是海盗和他的水兵。他们在海水里扑腾着.喊叫着。

  “我驾直升机,吊着坦克。歼击机和强击机护航。轰炸机用弹舱装人,千万别按投弹按钮。”舒克对飞行员们说。

  “这是你的杰作,自己打自己。”贝塔拍拍舒克的肩膀。

  海盗不说话。他看着下沉的航空母舰,心里高兴,反正大家同归于尽。 

舒克将潜水艇浮出水面;

  贝塔指挥头版操纵大炮瞄准了水面上的潜水艇。

  “先别打,还没看见舒克出来。”贝塔对头版说。

  “上来一个捆一个。”舒克说。

  “快叫你的部下跑吧.一分钟后潜水艇将爆炸!”舒克给海盗解开捆着手的尾巴。

  海盗又昏过去了。

  “都到甲板上去,准备登飞机。”贝塔命令部下。

  “我的舰长当不成了。”贝塔喜欢当舰长。挺过瘾。

  “见到您真高兴。”贝塔冲海盗点点头。

  “管他呢。先救上来再说。”舒克一边说一边往海里扔救生圈。

  “行啦行啦!”贝塔制止头版。

  “怎么办?”贝塔问舒克。

  “给他们抛救生圈。”舒克不忍心看自己的同胞遭受灭顶之灾。

  “救上来怎么办?”贝塔问。

  这时海面上传来一阵“救命”声。

  舒克苦笑。

  潜水艇的水手们在抢救生圈。

  “轰炸机的弹舱里可以坐几位。”舒克已经想好了。

  海盗不解地看看舒克,他不明白舒克干吗不处决他。

  贝塔和舒克跑进舱里一看,水已经漏进舱里许多,荷叶正指挥水兵们堵缺口。

  舒克耸耸肩。

  “不要航空母舰了,咱们都坐飞机走。”舒克说。

  头版找来了绳子。

  “飞机坐得下吗?”贝塔能上能下,不当舰长就不当。

  舒克早已从操纵台上的反光镜里看见了海盗,他猛一回手,给了海盗一拳加一脚。继续操纵潜水艇。

  飞行员们奔向自己的飞机。

  海盗一爬上航空母舰就被五花大绑。

  “报告舰长,缺口堵不住了,舱里进了好多水!”松果跑来报告。

  “贝塔,贝塔,潜水艇马上就要浮出水面。在航空母舰右侧,准各打。”舒克喊话。

  舒克确信潜水艇已经浮出水面后,叫醒了海盗。

  “打呀!”舒克从航空母舰的船舷上伸出头来喊,他已经回来了。

  “你离开潜水艇我就打。”贝塔说。

  舒克召集飞行员下达任务。

  头版终于有了显示他具备射击天才的机会,他冲着浮在海面上的近在咫尺的潜水艇乱打一通。潜水艇被打得碎片横飞,粉身碎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