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潜水;

  黑色的物体是什么;

  舒克遇险 

  “怎么回事?”舒克跑来问贝塔。

  “海里有不明物体在靠近本舰。”贝塔指指荧光屏。

  “在水下?”舒克挠挠后脑勺,他的空军技术无法发挥优势。

  “咱们缺个潜水员。”舰长贝塔自知失职,分工时欠周全。

  “我去。”舒克说,“快拿潜水服来!”

  “也只好这样了,反正你是飞行员,身体素质好。”贝塔吩咐部下去仓库取潜水用具。

  舒克穿戴好潜水服,准备人海。

  “潜水头盔里有通话器,注意联络,听舰长指挥!”贝塔对舒克下令。

  “可当了一回舰长。”舒克冲贝塔一笑,跳进大海。

  “飞机随时准备起飞。”贝塔下令, “大炮准备射击。”

  飞行员钻进座舱,炮手坐上炮位。

亚洲城,  舒克来到大海里,他擦着航空母舰往下潜水。许多巨大的鱼在舒克身边游来游去,不过对舒克都挺友好。

  “舒克,舒克,我是贝塔,请回答。”舒克的耳机里传出贝塔的呼叫。

  “我是舒克,请讲。”舒克说。

  “报告你的方位。”

  舒克看看潜水表上的罗盘,报告着自己的方位。

  “你已经接近了那家伙,注意!请尽快报告观察结果。”

  舒克一回头,看见水中有一个黑色的物体,正缓缓地游着。

  “我看不清是什么,我靠近它。”舒克告诉贝塔。

  “注意安全。”贝塔叮嘱道。

  舒克悄悄地游到黑色的物体身边,他摸摸它,很硬。

  舒克绕着它游了两圈儿。

  “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舒克随时向贝塔报告。

  “是船?”贝塔问。

  “可它全身都在水里!”舒克否定了。

  “潜水艇!”贝塔大喊一声。

  舒克被提醒了,没错,是一艘潜水艇。

  “向它发信号,问它是谁?”舒克对贝塔说。

  过了一会儿,贝塔告诉舒克,没回答。

  “我进去看看。”舒克决定历险。

  “祝你好运!”贝塔相信舒克的胆量和运气。

  舒克很容易就找到潜水艇的潜水舱,他的身体

  刚一钻进潜水舱,舱门就关上了。

  “我中计了。”舒克通知贝塔。

  只听一阵巨响,舒克的身体离开了潜水舱,进入潜水艇内。

  舒克的胳膊被控制住了,眼睛被蒙上了黑布。他被带到一个舱里。

  “解开。”一个熟悉的声音。

  舒克眼前一亮,他看见海盗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穿着海魂衫。

  “没想到吧?我一直跟踪你们,你的雷达兵该撤职。”海盗笑笑。

  “够刺激!”舒克对这次历险的惊险度和出人意料度表示满意。

  “这回刺激你回老家!皮皮鲁救不了你了吧?”海盗打了个榧子。

  舒克看看四周,他身后站着四名水兵。

  “你征兵还挺有办法。”舒克说。

  “老鼠家族,找人干坏事还不是召之即来?”海盗盯着舒克笑。

  舒克摇摇头,为同胞的素质遗憾。

  “报纸办得有效果呀!”海盗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张舒克出版的报纸,扔给舒克。

  “你想怎么办?”舒克问海盗。

  “我一按电钮,鱼雷就能击沉你的航空母舰。”海盗一乐:“可我不这样干,太损了。我想当航空母舰舰长,统率这座水上机场,当大海的主人。”

  舒克转眼珠。

  “这回你跑不了,别瞎费脑子了。当然,为了不使我在发生意外后感到遗憾,我现在就把你的尾巴割下来。我正缺一根腰带。”海盗像大元帅看俘虏似地看着舒克。

  “我要是帮助你得到航空母舰呢?”舒克认为尾巴比航空母舰重要。

  “航空母舰和尾巴我都要。”海盗向部下招手,“拿刀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