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

摘要:
一、现实?回忆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我已经不记得,我在这里,已经徘徊了多久。簪花轻绾,水袖长扬。阁楼上的戏子,妆容浓抹,垂眸笑着。静卧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曾经那一段时光,自己多么努力地

一、现实?回忆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我已经不记得,我在这里,已经徘徊了多久。

簪花轻绾,水袖长扬。阁楼上的戏子,妆容浓抹,垂眸笑着。

静卧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曾经那一段时光,自己多么努力地去忘却,却又同时那么努力地去记忆。杨柳依依,小石桥畔、青石板砖。徘徊片刻,发梢上不知何时戴满了柳絮。

十年逝去。转眼间,我长发已过腰,良人,你如今、在何方?

端坐在古琴旁,手中却执着一杯茶。翠绿的茶叶在水中曼舞,翩跹、翻转。突然想伸手去触碰那短小的绒毛,却因为沸腾的开水而将手烫伤。

梦中那个会轻轻抬起我受伤的手,为我抹药的人,是否还在沉睡?突然很想,拿根羽毛,去逗弄他的鼻尖。触碰时的悉悉索索,不知,能否唤醒他?

是否是我太过于期待,以至于,每一次梦醒,都是失落?

我总是感觉,他就睡在我身旁,偷偷抚着我的脸颊。萦绕在鼻尖的,是一股淡雅之味。

是否是我太过于想念,这一日,我又梦见了你。

梦中,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第一次见你,是在雨中,一把油纸伞,一段九曲回桥。你着一袭青布长衣,风骨油然。明明下着雨丝,却感觉点点滴滴都只是擦过你的身体。我很好奇那究竟是何种布料,在雨中竟也可以保持干爽。

你从我背后走过,我并未知觉,直到闻到一股清淡的白莲香味,我才好奇的转过身,想知道这样淡雅的香味究竟是何人可以招架。裙摆转动,我猝不及防撞入了你的眼。干净透彻,明明不是绝色的男子,却让我顿时慌了心神。

明明记得今早未让人着腮红,为何此刻觉得有些脸红?

原来,我也会脸红。

二、卓颜

我唤你作“忆”.

你并不是那种很妖艳的男子,长得比女子还秀气,但却可以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每每在梦中见到你,我那一日脑海中,便会只剩下你。初次见面时你的模样,就像是来自雨中,有着雨后青草般的清新。我会时常在薄薄的纸上作画,画上那一日你的模样。一袭青衣,一把空白扇面的扇子,九曲回桥,空白的背景,斑驳的青石斑竹,雨光点滴。久而久之,画上的人,也便渐渐有了灵气。

还记得,你被人唤作“卓颜”.

看到熟人时,你习惯了微微一笑,我在旁只一瞥,便再也无法忘却。

那抹艳阳,融化了我心中堆积已久的冰雪。脸,红透了半边天。

我,已不再如初,心中,也多了一份惦念。只是,从未料想到,这一等,竟是十年。

三、别后

第一日,我发呆了一整天。

第二日,我将你融入我的琴声中,处处透着思念。

第三日,我梦见了你,便把你,搬上了我的画,日日盯着发呆。

第四日,我想起了你那手中空白扇面的扇子,暗自觉得有些好笑。便将其添上了我的画,一个人盯着傻笑。

……

就这样一天一天数着过日子,我也日渐憔悴了不少。银耳羹喝了不少,只是,依旧没什么胃口,日日在书房发呆作画。

难得空闲之时,会徘徊在后院花园,看花园中的花谢又花开。

额前的齐刘海剪了又剪,身后的头发,早已过腰。我已不再如从前那般娇小,面容也已渐渐长开。

有的时候会一时兴起跑向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每次在那里呆一天,然后失望而归。久而久之,我也害怕了出门。

不知已过了多久,我也已经将自己锁在房中好几个月。想见你,却害怕自己怀着期待出门,却因为依旧见不到你而以失望告终,徒增伤感。

哎。

手中握着吸饱了墨的笔,却迟迟不肯下手。

望长夜漫漫,百般忧愁。

拈红豆,独坐楼,暗明眸,不堪离愁。

枉回眸,清酒一樽,泥一抔。忆当日百花齐放时,四人游,百花人影共嗅。苦作此刻独影随残阳,望庭院黄木苍苍。

苦笑。十年了,还是没能忘却你,我究竟、该如何?

四、别后再见

许久不曾出府,雨后的屋外,是别样的清新。

这一日,是十年前见你的那一日。

这里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已整整十年,你,不知在何方?

我不喜欢身后被一群人跟随,便差遣了所有的人回府,一个人背着古琴独自游荡。

山上的桃花,开的分外的好。簇簇粉嫩,围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竹外桃花三两枝,搭着碧绿的翠竹,又是雨后,点点雨竹铺排着,隐隐约约透着一股独特的清幽香味。如此,甚是好。

十年后,桃花树早已不再是嫩芽枝,倘若再遇见,我是否还能一眼就认出你?

我缓步走向那九曲回桥,眼泪和思绪有些控制不住。

原本的柳芽儿早已健壮,十年后再见,似乎还能认出早已变了模样的我。它们有些欣喜,欢腾的摆弄着自己的手臂,仿佛跳着一曲欢迎的舞蹈。

我好笑着它们有些天真的模样,便取下琴,看着它们摆动的旋律,随着自己的心,弹奏起来。

只道是,十年久长别,朝朝暮暮,昔人已不知在何处。

杨柳随风轻拭,柳絮落肩头,百面桃花依旧红。

琴声悠悠,思绪离愁。

不知今日,可否再见你一面?

泪,就这样落下,毫无预兆。我的琴声,并未停顿。只是,远处,突然有箫声合奏起来,声音由远及近,愈来愈清晰。

我有些惊讶,抬起头,映入眼前的那张脸,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眉目间透着清秀,让人忍不住想靠近。这般的熟悉,这,不正是我心心念念的人儿么?

面前的他,笑靥如花,而我的泪水,却更加的迅猛。

十年后再见,我却在他面前出尽了丑态。

一曲演奏完,我的泪水,早已满面。十年的苦等,在此刻得到了宣泄。

十年了。陌上花已开,佳人你,缓缓归矣,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