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徐章垿诗集

  深夜里,街角上,

  梦一般的灯芒。

  冰雾迷裹著树!

  怪得人错走了路?

  「你害苦了自己——敌人!」

  她哭,他——不答话。

  晓风轻摇著树尖:

  掉了,秋日的红艳。

  伦敦旅次十二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