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评丨共享单车被锁进市政单车仓库

共享单车近很“抢镜”:“共享单车成了公众素质的‘照妖镜’”带动的一波争论还未平息,在多地曾出现过的“城管收缴共享单车”景象,又在深圳南山区上演。若依素质论的逻辑,这或许可支撑另一个结论:“共享单车是公共管理素质的‘显微镜’”。

《深圳千余辆共享单车被收缴、锁入市政公共自行车仓库!到底惹了谁?》,这标题大致勾画了剧情梗概。报道说,这些共享单车是被南山区公共自行车中标企业和运营单位“凡骑绿畅”,拉到挂牌为“南山区公共自行车仓库调度中心”的仓库。而南山区城管方面说法是,城管跟“凡骑绿畅”没隶属关系,只是委托其派车去指定位置拉违停的共享单车。

此事的“突兀点”在于两处:其一,当地城管委托“市政单车”运营方去执行收缴共享单车,这就像让出租车公司拉走违规停放的网约车,终究容易引来嫌隙——尽管南山区城管否认了“市政单车和共享单车恶性竞争”说法,可嫌还是要避的。

其二,这事发生在出台了全国首个共享单车规范条例的深圳的下辖区内,这让人有些讶异:深圳市交通运输委于2016年12月27日发布《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服务的若干意见》等文件,以期促进共享单车行业健康发展,也保障各方合法权益。可如今,涉事城管在未尽到行政执法告知责任的情况下,就将那些共享单车封存,有些失之粗暴。

此前,成都华阳街道城管就曾经扣押辖区内百余辆违停的共享单车,结果成了执法乌龙,被“上面”的成都市城管否定,扣押车辆被退还;前不久,武汉东湖绿道安保人员亦曾清理共享单车,也以管理方道歉收尾。可南山区城管仍步其后尘,还是简单地将违停共享单车封存,也有逆势而行的意味。

扣押或收缴那些共享单车,通常是因其“乱停车”。这的确是当下存在于运营者跟城市管理方之间的“纠结点”。

但动辄收缴的“大动作”,更让人担心:共享单车会否因为动了旧业态的奶酪,而引发部分利益受损者的排斥,进而被推向网约车遭遇过的困境。

毕竟,无论公共自行车还是出租车,以往都呈现出行政推动下的垄断格局。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的出现,则是市场自发力量推动的“边缘改革”对旧有格局的突围。

虽然南山区城管说,公共自行车靠财政补贴不靠盈利,跟共享单车构不成竞争关系;从现阶段看,共享单车进入后,没对“市政单车”用户量、借还次数造成太大冲击。可其冲击未必体现在短期用户量上,而是在公共自行车存在的合理性根基上。

加载了“互联网+”优势的共享单车出现后,很多人都对公共自行车的存在价值产生怀疑:既然市场能满足人们“片区中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需求,能解决城市交通网络“后一公里”的问题,既然共享单车比公共自行车在办卡、借车等方面更便捷,那为什么还要财政出钱,去维护那套“市政单车”系统?

本质上,这也是“乱停车”症结之外公众的另一个顾虑:虽然只是猜测,但很多人仍担心,有些地方、部门能否以拥抱新经济的开放思维,去对待共享单车,而非基于庇护自身利益的惯性,削共享单车之足以便让“市政单车”跑得更稳?

无论是因动了旧业态奶酪,还是“乱停放”问题,都不应沦为共享单车死穴,也不必引得城市管理“粗暴以对”。对共享单车理应有问题解决问题,但不能把共享单车本身当成问题。让可助力“绿色出行”的共享单车,不去重蹈网约车困局,也能更好地体现公共治理寓于市场本位之中的开放度与善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