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文学

图片 1

图片 1

带 灯

《带灯》

一部小说的名字

即使不看小说

这名字也记住了

这中国才有的名字

让人想起带病的修行

想起寒冬腊月

守着微火

想起大裤裆的男人女人

一个把一个往死里爱

想起爷爷领着孙子

孙子跟着爷爷

想起偏荒的葬礼上

忽然一阵潦草的唢呐声

想起白得发蓝的

雪地上 火狐狸

一闪即逝

盟 誓

一直想写一首关于花儿的诗

怎么写呢

写花儿的诗太多了

哪个诗人不为花儿

写一首诗呢

我踌躇着

从这丛花到那丛花

从开春的花一直到

严冬才开的花

花呀

凭着我脸上这一些皱纹

凭着我这把有来历的白胡子

我们立约为誓

不舍得给李白的那首诗

求求你给我吧

让诗存下

让我死掉

桃 花

桃花一开

风就从河面上的雾气里

湿漉漉

过来一些

与花耳鬓厮磨着戏弄

这时候春天就真的

来啦

就像新娘子成了

真的新娘子

眼 睛

大概有数千条鱼

被一股恶流所裹挟

没有一条鱼自己在游

它们显然是整体被运动

它们已经成了一个整体

成了一个整体的巨大的死

请临近看看

它们的眼睛是动的

它们就是这样活着

快闭上眼睛吧

闭上眼睛

让我们好只看这股恶流

并产生相应的敬意和恐惧

家里有一个笼子

里面两个鸟儿

后来只剩了一个

绝大多数时间

除了它家里就是我了

从早到晚它叫个不停

有时候听见了

多时候都听不见

听不见它也叫

不明白它都在说什么

不要紧

只要它叫就可以了

然而毕竟时间长了

它说饿了

渴了

想睡觉了的时候

我是能听懂的

它站着睡觉的时候

要是有阳光斜斜地照进来

我的心比新棉花

还要柔软

门 侧

晴天白日,朗朗乾坤

索命鬼就公然站在门侧

路过的人看不见

看见的也觉得他不过

是个乞丐

他手里总是翻着一本乱账

看谁欠债没还

正是做饭时候

烟囱里冒出烟来

家里共有五口人

这一刻看起来 都

还活得好好的

薄 纸

接连数日

每日只食红枣三枚

饮清水一小勺

觉得自己青白寡淡

如一张薄纸

到这一步是容易的

忽然浑身发热

要出疹子了

就像白纸上挤满了字

密不透风

忍耐总不多余

全靠自助

金 块

快马加鞭

马蹄带出的金块

无人捡拾

迎风喊叫的野草

枯骨

交织在一起的经历和向往

都一闪即逝

马不知自己驮着无用之人

鼻孔怒张 大汗淋漓

跑得比风还快

吃 粥

老和尚吃粥时

忽然回忆到自己的前身

是一个皇帝

他向着那里很深地

看了一眼

就接着吃自己的粥

清晨 阴影正多

光给每一块阴影

都镶着边儿

时 间

后来,只要是钉子

都生锈了

他已经变作了老人

在果园里捡拾

落地的果子

树上的果子更多

再上面是群星闪烁

时间慢下来

微微侧着身子

让一阵一阵小风

从身边吹过去吹过去

舍姆素: 回族。喜好写作。现居宁夏银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