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像在和子女们讲话

4月13日,第九届“信谊图画书奖”颁奖典礼在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拉开序幕。信谊基金会张杏如董事长代表主办方致辞。两获凯迪克银奖的美国知名童书作家麦克·巴内特在现场与读者们分享了童书创作中的点滴感受。

时隔三年,“信谊图画书奖”再次颁出了图画书创作奖的首奖,年轻创作者张俊杰的作品《猴子捞月》摘得桂冠,该作品凭借其极具感染力的独特笔触与肌理赢得了评审们的青睐。作品文字叙写富有节奏感与韵律感,有别于传统猴子捞月的故事,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与改编。

王玉《晚安了,小星星》及俞文强、崔建秋共同创作的《喂喂,我告诉你哦》获图画书创作奖佳作奖。王嫽《等等》、徐岱楠《里面》以及刘掌熙《你有我也有》获图画书创作奖入围奖。

图画书文字创作组首奖空缺。林晶婕《小小门神》、李海生《1+1=?的问题》、王林柏《河马为什么不刷牙》、吴雪娇《噔噔噔》获文字创作奖佳作奖。

据悉,第九届“信谊图画书奖”共收到参赛作品544件,其中图画书创作组参赛作品168件,图画书文字创作组参赛作品376件。初审评出44件作品入围决审,其中,图画书创作组26件,图画书文字创作组18件。

“信谊图画书奖”是一项授予未出版原创图画书的奖项。奖项设立的宗旨是为了让更多的中国孩子看到从自己文化中孕育而生的作品,成为一个有自信而且认同自己文化的人。奖项设立之初,张杏如曾鼓励每位创作者:“原创图画书最重要的是要贴近孩子的生活和生命本质,我们的孩子面对着整个环境的变迁,我们必须要掌握这样的脉动才能接轨孩子所要生存的世界。”

活动期间,儿童文学作家彭懿的主题演讲《如何找到一个好故事》带来了他的独家秘籍三部曲:先想好一个故事的名字,再想好一个结构,最后找故事或是从长篇中抽出一个小故事。图画书作者黄丽则以《如何实现一个好故事》为主题,从图画书的创作观讲起,从寻找做书的方向,到将自己的生活态度和观点代入创作,重新回到图画书的起点,具体讲述如何建构儿童书的画面和情感,以及自己的创作感受。

作为本届颁奖典礼的特邀嘉宾,麦克·巴内特在美国孩子的心中拥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他与插画家乔恩·克拉森合作的《山姆和大卫去挖洞》和《穿毛衣的小镇》是许多孩子必备的枕边书。他的写作风格独特、机智幽默,在他笔下,虚拟的世界往往拥有与现实联通的精神途径,在此间畅游的孩子们,也能获得更为鲜活、深刻的阅读体验。在活动期间的专题演讲中,巴内特专注于解读一本好的图画书的特质,以独特的视角为现场的图画书创作者和爱好者带来了创作新思路与新启发。从“翻页”“文字和图画”“图画书的大小”“无字跨越”和“表演”等五个方面,巴内特全面阐述了这个既简单,又复杂和充满细节的问题:“一本好的图画书里有什么?”

在巴内特看来,图画书更像是一种形式,而不是一种体裁。各种各样的故事都可以通过图画书这种方式来进行讲述,对于儿童而言,他们需要并且值得拥有这种艺术形式。图画书很容易使孩子们产生共鸣。

每一位儿童文学作家,都有自己的精神源泉。对巴内特而言,童年记忆无疑是其创作的灵感来源,所以在他的作品中,人们经常能在富于当下性的故事中看到属于他的童年——过去永远与现在发生着联结。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他的大脑永远都在运作着,也不用刻意去从周遭中寻找什么灵感。与其说他在寻找故事,不如说,故事自然地发生着,他只是拥有敏锐的目光和捕捉的能力,一个好的想法,从来不会从他脑中溜走。

这样一位善于从生活中攫取故事灵感的作家,必定是酷爱阅读的人:巴内特读过很多书,好的书,坏的书,让他发笑的书,让他发疯的书。对于所有创作者而言,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故事写好?巴内特的建议很简单:阅读,永不停止地阅读,从图画书到小说、诗歌、民间故事、神话、戏剧,读所有能让你脑中“灵光一闪”的书,读那些即使让你眉头微蹙的书。在他看来,正是某些“坏书”的存在,才更坚定了他绘本创作的初衷,他始终相信,创作者需要给予一本好书以“品质”,而一本优秀的书自有其生命力。

始终与孩子们在一起,也是巴内特创作的“秘诀”之一。每年,他会访问50多所学校,亲自给孩子们讲故事。“为孩子讲故事”的习惯,甚至在他自己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存在——他从小给比自己更小的孩子讲故事,他相信孩子永远是故事的最佳听众,他们比成人更享受冒险故事,他们更有可能爬上丛林健身房,或者在陌生人面前跳舞。与儿童的真实交流,在巴内特看来不仅在他的创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也是一种重大的责任。每当他和克拉森坐在家里经历着痛苦的改稿过程时,他们就会去学校给孩子讲故事,并从中获取极大的满足感,“看,我们在做全世界最棒的工作”。相比于和成人交谈,巴内特格外享受与孩子们相处和交流的时间,在每一本童书的创作过程中,他也享受到了同样的愉悦感:每一本童书,都像在和孩子们说话。

童书到底对创作者意味着什么?在与孩子们的交流中,他慢慢体会到,每个孩子,其实都是哲学家,他们总是提出一些关乎人生哲理的大问题,“什么是人生?”“什么是死亡?”“什么是爱?”巴内特从不回避这类题材的创作,孩子所困惑和好奇的一切,孩子们真正希望知道、希望了解的一切,正是不断鼓励和支持他创作下去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