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学

已故的祖父牵着它

走在放学的路上

她带走了自己的苦难

沿街的老房子散发出颓败的气息

当它被遗弃

扛锄头去那茶明挖地,把红薯种到地里

走进了森林

我所有的愿望似乎都能实现了:

向着远处的山

就连这个天气微凉的夜晚我也不承认

它是慈爱的

顺着风

我的人生告一段落

我看见五十一个孩子的灵魂

一只猫蹿过屋脊

她有圆月的脸

笑的眼睛

坐在湖边,看光线一点点地暗下去,四周陷入沉寂

热闹里我双手合十

树梢上

后来有一天又回到了湖边

山谷里的鸟鸣突然静了下来,一阵虚无在弥漫

夜风熄灭了许许多多的念头

五十一个孩子的天空

爱与恨的故事

她死于多年以前的难产

沿着赐福湖走到隔壁村,已搬走的教学点,空无一人

在这混浊的尘世

向着落日的方向

当五十一个孩子望着远处

哦哦,对于生活,白天总是太过于沉重

我又倒头睡下

我在白纸上写下,黄昏的故事,别离的故事

将来的事

仿佛我还站在讲台上

我在这里就好

爬上加令山,在那里望着村庄,有部分已划入景区

想象着一只狗的一生

雨敲着棕榈,葡萄架,还有坚硬的石头

不承认我去过这里那里

22年后学生的同学聚会上少了一个人

我想象着明天的清晨

它有着洁白的毛发

孩子们的远方

似乎明年它们还会再长出来

教堂的周围,每一棵树都散发着神的气息

带走了自己飞翔的翅膀

雪花落在树上

像要砸开什么

我在电影里的小镇

霜 降

她的眼里有我期待的,一点点亮光

等待一个变成飞鸟的女人

如果我不承认

邻居打开房门

去到很远的地方

我走向教堂

当它恐惧

只能逃回家乡

正长出翅膀

瞬间就被风吹走,从此了无踪迹

当它们翻过山梁

……

它们又会在东边的天空出现

牵着一只鸟飞

我的目光紧紧追随

我的记忆卡在春天那个下雨的夜晚

雨一滴一滴,砸在青石板上

白云变幻着形象,一朵一朵飘出画面,但我会一直在这里

我想象它被虚无的木棍追赶

它们时常在黄昏的时候

它是勇敢的

在温暖的子宫里

我在这里,是故事里最落寞的主人

当我回过身来

直到半夜里一阵鸡叫,把我惊醒

我不承认后来的整个夏天

就像一只鸟

潺潺的溪水会去到很远的地方,但我会一直在这里

而她收拾好书包

也带走了自己的欢乐

它有清澈的眼睛

——远还没到新一天,开始的时候

我坐在屋前,等父亲的猫,蹿过夜色

与白雾混为一谈

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青草都已枯黄,花都已凋零

一群鸟在低飞

风 筝

被飞鸟的身影挤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