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亚洲城】

  今天,我又遇到一件特别满意的事。看起来,我姐姐家开始对男孩子公道一些了。

  今天上午将近十点左右,那个做电疗的贝罗西教授来了,我姐夫同他关起门在办公室里说话。我怀疑他们在谈秃顶的马尔盖塞先生新的并发症,也就是谈那个被关在箱子里、被我用大蒜擦鼻子的马尔盖塞先生。于是,我就把耳朵贴在钥匙孔上听着……

  说实话,这事要不是我亲耳听到,就是把全世界的金子都送给我,我也不会相信。

  贝罗西教授一进办公室就大笑着,向科拉尔托说了以下的话:

  “你知道我碰到什么事了吗?你知道,那个到我这儿做灯光浴的马尔盖塞先生,在你那凶暴的小舅子捉弄他之后对我说,他一生中身体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好过。他认为浑身感到有力量,是因为做灯光浴时脸上被大蒜擦了的缘故……他要求我用最新的疗法继续帮他治疗。所谓最新的疗法,就是世界医学新闻中闻所未闻的灯光浴加大蒜摩擦。”

  说到这儿,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幸运的是,他们的笑声掩盖了我的笑声。

  随后,科拉尔托讲起了斯泰尔基侯爵夫人的事,他们又发疯似的大笑起来。

  我想,大人们总是因为孩子们干了某件事而责备他们。要是大人们能耐心地等上一段时间,看一下事情的结果,那么不仅不应该责备孩子们,还应该赞扬他们,感谢他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