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是谁发的

亚洲城,摘要: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后院起火了?
于是,找个借口打道回府。王玉刚往自家门口一站,老婆孙英显得很意外,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王玉刚只哼了一声,两眼盯住孙英,象是见到陌生人似的
孙英被瞅的心虚,胆怯地说:“怎么刚走一两天就回来?”王玉刚并不理睬他,转身往屋里走,两只眼睛到处乱瞅,像是屋里藏着人似的。孙英跟在他屁沟后面,说:“业务都办好了?不是你要走一星期吗?”王玉刚见屋里也瞅不出个名堂来,便问:“家里是不是来过什么人?”孙英很震惊地说:“没有!”孙英的口吻有点掩饰的味道,说:“我天天在家,的确没有人来的!”
王玉刚看出孙英有点慌张,便不再多问。他知道,即使有人来了,她也不会承认的。他本想把短信的事情告诉她,看孙英怎么解释。可是想想还是忍了。没有证据的事,孙英是不会承认的。
王玉刚观察一下,看有什么证据再说。他随即走出屋子,刚到门口,一条大黄狗扑上来,吓了他一跳:“滚!”王玉刚没好气的把狗踢了一脚,黄狗跑了,尾巴摇的竖起来,嘴里还“汪汪”地叫,一副几天不见面的亲热相。
孙英一边埋怨他:“你在外面撞鬼啦,和黄狗过不去。它再和你亲热呢。”“亲热个屁,一天不见就乱扑腾…….”丈夫后面的话没说出。孙英看王玉刚虎着个脸,便没答话,叫一声:“大黄——”大黄便跟她跑到一边去了。
说起这条狗还是王玉刚养的。当初考虑到孩子在外面上学,自己也整天不在家,家里只有孙英一个人,怪冷清的。而且自己住在郊区平房,单门独户,晚上不安全,于是养了这条狗,狗能看门护院的,也能给孙英做个伴。平日里他很喜欢这条狗,这狗能通人性,见着生人凶煞得怕人,见着熟人却一个劲地跟你闹,很是可爱。只是今天王玉刚心里有事,没心情理它。
第二天,王玉刚再次拨打那个发短信那人的手机,仍然关机,便来到移动营业厅,假装交手机费,查看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没想到,却是一个没名的大众卡。王玉刚有点失望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晚上,王玉刚在外面喝了酒回来,脸黑的更厉害了。孙英跟他说话他不搭理,嘴里还不清不楚地指桑骂槐,孙英实在忍不住了,便和他吵起来。孙英说:“你这次回来像吃了枪药一样,谁欠你的!”王玉刚冷笑说:“不错,还真有人欠我的……”孙英也不示弱:“谁欠你的说啊!”这时酒精起了作用了,王玉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便掏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伸到孙英面前,说:“你自己看吧!”
孙英一看,脸“刷”的红了,她避开王玉刚的眼神,说:“这是哪个缺德的胡说八道,你也信?”王玉刚说:“无风不起浪,没有的事别人能瞎说?”孙英却说:“你一天到晚不在家,得罪的人还少啊!这是别人往你头上扣屎盆子呢……”
一听这话王玉刚火气更大了,说:“你往我头上抹黑,装得很像啊!”
孙英的口气也硬起来,说:“好哇,你个王玉刚,你是诚心找茬。你当了几年厂长就神气来了,别忘了,你这帽子换是我给你跑下来的……”王玉刚听这话便压住火气,不再言语。心想,自己当厂长她跑的起了很大的作用。前几年厂长改选,孙英三天两头往张区长家里跑,转个弯子和张区长扯上远房亲戚,才把烟酒、红包送去,打通了区政府这一关,自己才得以当选,所以,这些年王玉刚有点谦让孙英,也就是这个原因。
王玉刚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也不是我无事生非找你吵,哪个看到这样的短信不生气?”孙英也乘势软下来,说:“你信别人,就不信我呀!”王玉刚刚要说什么,茶几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喂,哪个?哦,张区长,是您呀……”
张区长在电话中说:“是玉刚吧?你在家呀……”王玉刚说:“在家,在家。您这电话不是打到我家了吗?”这会儿王玉刚是一脸奴才相。
“哦,我差点忘了,……是这个样子的,我明天到你厂检查给工人补助的事,希望你做好准备。”张区长说。王玉刚说:“好的,好的。”
张区长电话一挂,他便给各部门打电话,要他们准备好材料,和孙英怄气的事扔到一边。第二天,张区长带着几个人来到厂里。王玉刚说:“张区长,你还没去过我家,今天来这里检查工作,就去我家坐坐吧?”他的意思是:一方面和张区长套近乎,另一方面想阻止他进工人的家庭。毕竟,厂子发放补助不干净,不来最好。张区长欣然答应,说:“我去。”
一行人刚到厂长家的门口,一条大黄狗扑过来,吓的张区长后退几步,心里直哆嗦。王玉刚大喝一声:“大黄——”可黄狗根本不听他的话,反而围着张区长转,尾巴摇得直竖起来,嘴里发出“汪汪”的叫声,好一副几天不见的亲热相。这时候,孙英正好跨出屋门,看到眼前的景象,脸刷的红了。
王玉刚忽然明白点什么,这两天困扰他的谜团似乎有了答案——那人是谁,“大黄”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