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悔恨

  深夜接到金国强的恐吓电话后,殷雪涛全家通宵未眠。大家商议对策。

  殷雪涛说:“金国强做得出来,咱们必须谨慎。”

  范晓莹说:“他敢换电视台新闻播音员的头,他就什么都敢干。”

  殷静说:“这是一个疯子。”

  孔若君提醒殷静:“你马上通知杨倪,千万不要去金国强家找他。再说我估计金国强也不会在家坐以待毙。”

  殷静打杨倪的手机。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杨倪说。

  “我们刚才接到金国强的恐吓电话,他说如果咱们去找他父母的麻烦,他就删除我的磁盘。”殷静说。

  “这小子在找死。”

  “你不要去他父母家,想别的办法找他。”殷静说。

  “我已经把金国强父母家的地址给了我的朋友,我马上通知他们不要去了。”杨倪决定一会儿就给满天他们打电话。

  “金国强不好对付。”殷静说。

  “道高一尺,魔高一仗。他一个大活人,能躲到哪儿去?你放心,咱们能制服他。不要被他一个电话吓住。睡吧。”杨倪有信心。

  殷静挂上电话。

  孔若君问殷静说:“小静,你了解金国强,他会去哪儿躲着?”

  “他不会刻意躲着,他会拿《鬼斧神工》为所欲为。”殷静说,“他和我在一起时,说得最多的是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拥有超人那样神奇的力量,然后到处打抱不平。”

  范小莹说:“他还打抱不平?恬不知耻。”

  孔若君说:“如果咱们不尽快找到他,他会给这个星球惹很多事。”

  殷雪涛说:“又要尽快找,又不能打草惊蛇导致他”撕票“,很麻烦。”

  “苍天在上。”殷静冒出这么一句。

  孔若君房间里的电脑传出icq的呼叫声。孔若君回自己的房间看电脑屏幕,是辛薇。

  阿里巴巴: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牛肉干:你也没睡。

  阿里巴巴:听说有家电视台的播音员在直播新闻时变头的事了吗?

  牛肉干:听说了。

  阿里巴巴:如果你是那女播音员的恋人,你会因此离开她吗?

  孔若君知道辛薇此问的用意。

  牛肉干:绝对不会。

  阿里巴巴:为什么?和一个长着猪头的人生活不觉得别扭吗?

  牛肉干:如果我真爱她,我爱的是她的心,不是头。不过,我不太喜欢猪,如果是兔子头就好了,我喜欢兔子。

  阿里巴巴:……。。

  牛肉干:你怎么不说话了?

  阿里巴巴:我很同情那女播音员。

  牛肉干:我也是。

  阿里巴巴:她以后怎么见恋人?

  牛肉干:只要恋人真的爱她,这不会成为障碍。

  阿里巴巴:你真的爱我吗?

  牛肉干:你都问过1亿遍了。

  阿里巴巴:请你第1亿零1遍回答我。

  牛肉干:我真的爱你。就算你的头在怎么变,我也一如既往地爱你。何况我还没见过你,不存在适应你变头的问题,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的头是什么样,我就认可那个样子。

  阿里巴巴:我想见你。

  这是孔若君等了很久的话,他知道辛薇和他网恋后一直受到不能见面的煎熬,如果孔若君见到长着兔子头的辛薇后依然爱她,将极大地抵消辛薇变头的痛苦,亦将极大地减轻孔若君对辛薇的负罪心理。

  牛肉干:什么时间?

  阿里巴巴:现在。

  牛肉干:现在是清晨4点。

  阿里巴巴:就现在。

  牛肉干:我去,在哪儿?

  阿里巴巴:你来我家。

  辛薇将地址告诉孔若君。其实孔若君已经去过。

  孔若君对家人说:“我要出去。”

  范晓莹问:“天还黑着,你去哪儿?”

  孔若君说:“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

  殷雪涛说:“你不能一个人单枪匹马去找金国强。”

  孔若君说:“我不是去找他。”

  殷静说:“和金国强无关的事?”

  孔若君迟疑了一下,说:“也不能说完全无关。”

  范晓莹提醒儿子:“你要注意安全。”

  孔若君说:“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人之一。”

  “此话怎讲?”殷雪涛不明白。

  孔若君指指自己身上佩带的各种尖端仪器,说:“宋叔叔随时在掌握我的动向。”

  孔若君出现在辛薇面前时,辛薇才知道她的网上恋人就是那个指引她上网的“追星族”。辛薇松了口气,他早就知道她是兔头。两个人热烈拥抱。

  “你坏。”辛薇说。

  “这台词太俗了。”孔若君说。

  辛薇捶孔若君的后背。

  “八流导演才会设计这种动作。”孔若君评论。

  辛薇的父母在一旁擦眼泪。那种标志不幸中的万幸的眼泪。

  “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孔若君对辛薇说。他觉得如果自己再瞒着辛薇,就不是人了。如果辛薇知道真相后不能原谅他,孔若君甘愿接受她的任何处罚。

  “别这么一本正经,吓着我。”辛薇拉孔若君在沙发上坐下。

  “很可能吓着你,你要有心理准备。”孔若君严肃地说。辛薇看他。

  “我是殷静的哥哥。”孔若君说。

  “胡说八道,殷静就没有哥哥。”辛薇说完疑惑了,“你怎么知道殷静?”

  “想知道你变头的真实原因吗?不是钙王。”

  “当然不是钙王,是殷静。”辛薇说。

  孔若君惊讶:“你怎么知道是殷静?”

  “我的这颗兔子头是殷静画册里的兔子。”辛薇说,“我已经委托一个叫金国强的同学调查殷静了,马上就会真相大白。”

  孔若君呆了。

  “你怎么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殷静的?”辛薇摇孔若君。

  孔若君和盘托出实情。

  辛薇没有像孔若君预料的那样冲动或沮丧,相反,辛薇说了一句令孔若君意想不到的话。

  辛薇平静地说:“我是咎由自取。”

  “你怎么这样说?”孔若君问。

  辛薇说:“我犯了两个错误。如果当年在导演选演员时,我不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胜出,今天我的头不是这个样子。这是我犯的第一个错误;如果我在变头后不雇用金国强去刺探殷静,我的头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因为你们已经找到杨倪拿回磁盘了。殷静的头复原了,我的头也就复原了。这是我犯的第二个错误。我不是咎由自取?”

  孔若君紧紧握住辛薇的手。辛薇抽出她的手。孔若君不解的看辛薇。

  “你是出于负疚心理和我网恋。我不需要假的东西,我成名后,最大的收获就是看不见真东西。”辛薇说。

  孔若君声泪俱下地说:“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真情!我承认,我和你交往的初衷是赎罪,但随着我和你沟通的增多,我已经真心实意地爱上了你。我想好了,如果金国强删除了殷静的磁盘,我就把我也变成兔子头,和你同舟共济白头到老!”

  辛薇拥抱孔若君,她哽咽着说:“我很感谢你把我变成兔子头,否则我不可能体验到真情。和真情比起来,人头算什么?”

  辛薇的父亲在一旁对孔若君说:“自从辛薇变头后,朋友甚至亲戚都对我们唯恐避之不及,好象躲怪物似的。”

  辛薇对孔若君说:“我要见殷静。”

  孔若君问:“干什么?我还没对他们说阿里巴巴就是你。”

  孔若君担心辛薇是去找殷静算帐。

  “我想她。”辛薇说,“现在就去。”

  孔若君看着辛薇的父母。

  辛母说:“我的女儿我了解。你带她去吧。没事。”

  辛父说:“我开车送你们去。”

  汽车停在孔若君家楼下,孔若君对辛薇说:“能让我先上去打个招呼吗?要不太突然了。”

  辛薇同意。

  孔若君进家门时看见家人都傻坐着不知等什么。

  孔若君对殷静说:“小静,有人要见你。”

  “谁?”殷静感觉奇怪。范晓莹和殷雪涛也对孔若君的脸部表情表示纳闷。

  “阿里巴巴。”孔若君缓冲。

  “你见到阿里巴巴了?怎么样?她把吗要见我?”殷静问。

  “阿里巴巴的真名叫辛薇。”孔若君说。

  殷静,殷雪涛和范晓莹的眼球都不会转了。

  “我不见她!让她滚!”殷静突然大叫。

  孔若君说:“她很后悔当初对不起你。她知道是咱们变了她的头后,她不但没说告咱们,她还说是咎由自取。她是真心想见你,有忏悔的意思。另外,我决定今生今世非她不娶。”

  殷雪涛对殷静说:“按说咱们该向辛薇忏悔。说老实话,以当今的道德水准衡量,她也没有做太对不起你的事。咱们换人家的头,实在不应该。再说从现在看,将来她肯定是你嫂子,对吧?”

  殷静不吭声了。

  孔若君下楼。

  辛薇和孔若君手拉手出现在大家面前。辛薇对殷静说:“我对不起你,本来可能是你当明星的。你应该惩罚我。”

  殷静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扑上去和辛薇抱头痛哭:“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现在我就让我哥恢复你的头!”

  范晓莹,殷雪涛和孔若君为殷静鼓掌。

  辛薇说:“不,我陪着你!你的头一天变不会来,我就坚决不变!你哥得听我的。”

  范晓莹哭成泪人。贾宝玉舔了地上的眼泪后,也躲到阳台上呜咽。

  “我有个请求。”辛薇说,“把那无辜的居委会主任变回来好吗?”

  孔若君一直没恢复居委会主任的头的原因是怕刺激殷静。

  “恢复吧!”殷静同意。大家再次鼓掌。

  上司责成他调查此事。

  “是不是因为小静也变了头,你接触过这种事,所以上次让你调查。”殷雪涛问宋光辉。

  “估计是。”宋光辉说,“以我们的能力,找到金国强易如反掌。但我知道他给你们打了恐吓电话,我们依然不能打草惊蛇,必须确保小静的磁盘安全。这真是投鼠忌器。”

  孔若君说:“我觉得暂时还是让杨倪找金国强比较稳妥。”

  “我也是这么想。但我们会密切注意动向。”宋光辉说。

  孔若君要给宋光辉介绍辛薇,宋光辉指着孔若君身上的仪器说我都听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