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章

 

 

亚洲城,  我在伏龙格家坐到很晚,一直在听他讲着,生怕漏掉一个字。等他讲完之后,我恭恭敬敬地问道:“伏龙格老师,我把您这段经历记述下来怎么样?像人们常说的,让它流传后世……”
  伏龙格沉思片刻,回答说:“好吧,您写吧,反正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都是大实话……不过,小伙子,您写成之后,让我看一下,有些地方也许要做些更正……”
  当天夜里,我就动笔写起来。不久,一部抄写得清清楚楚的手稿就放到了伏龙格的书桌上。
  伏龙格认真通读了一遍,做了不多几处,但却非常宝贵的更正。只过了两天,就把书稿还给我,并且有点忧伤地对我说:“您记述得都对,可以说一字不差……可是我跟您讲的时候,用的是海员对海员的语言。别的读者读起来,也许会弄不懂的。我小时候,就有过这么一件趣事:那时我刚上船,还是个见习水手。有一天,我们放锚。航海长是个挺严厉的人。他有事要上岸,跳上小舢板之后,又冲我喊了一句:‘喂,小鬼,毒死小猫,快点!’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我们船上是有一只西伯利亚小猫,毛茸茸的,尖尖嘴儿,长尾巴,又聪明,又可爱,就差不会说话了。为什么要毒死它呢?而且用什么毒死它呢?我只好向航海长问清楚……结果挨了一顿揍。那时候兴这个,有什么办法……所以,我担心,我说的话里也有一些海上术语,别人弄不懂,会误解我。老弟,请您再辛苦一下,把那些海上用语挑出来,写到一张纸上,交给我。我抽空做些注释。”
  我不敢怠慢,很快就找出六十来个海上用语,写在几张纸上。伏龙格看了一遍,答应第二天早上把注释交给我。可是第二天,他又说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后来又说得一个月,而实际上,整整过了一年,他也没有给我。我追问起此事,他很不高兴,说我是小孩子不懂事,还说这个注释是件很严肃的工作,着急不得。
  于是,这本小书没有附他的注释就出版了。不过,我看也不要紧,读者还是看懂了。不久前,伏龙格把我叫去,终于郑重其事地把自己最新的一篇学术著作交给我。
  我们一起读了这部注释小词典,写得非常有意思。等这部小书再版的时候,我一定把它附在书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