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孔若君和生父回到家里时,已是深夜12点了。

  范晓莹和殷雪涛心急如焚地坐等消息。殷静蒙着头躺在床上。任凭蒙面人怎么用ICQ敲门敲桌子,殷静也不理。

  听到钥匙响,范晓莹和殷雪涛跳起来。

  孔志方一进门就对殷雪涛夫妇说:“是他!”

  殷雪涛一拳砸在桌子上。在另一个房间的殷静坐起来,她不知道孔若君父子出去干什么,他们回来后,殷雪涛砸桌子,殷静竖着耳朵听究竟。

  范晓莹招呼大家去她的卧室商量。殷雪涛关上门。

  “郑渊洁的骷髅保龄球没有外借过,他也不认识蒙面人。”孔若君对生母和继父说。

  “这么说,最起码蒙面人认识盗窃咱们家的人,甚至可能就是他干的!”殷雪涛说。

  “差不多。”孔志方说,“窃贼偷了这样的保龄球销赃的可能性不大。我估计是蒙面人干的。”

  “咱们咱么办?”范晓莹问。

  “直接跟蒙面人摊牌。”孔若君说。

  “行吗?他会承认?”范晓莹怀疑。

  “如果他真的爱上了小静,没准会有义举。我明天去见他。”孔若君说。

  “你说出真相后,他会不会那刀子捅你?假如他真是坏人的话。”范晓莹不放心。

  “你怎么约他?”殷雪涛问孔若君。

  “只有通过小静约他。”孔若君说。

  “咱们只得告诉小静了?”范晓莹担心。

  “必须告诉她,现在咱们需要她的帮助才能约见蒙面人。”孔志方说。

  殷雪涛说:“让小静约蒙面人出来没问题。我担心的是孔若君一个人去见蒙面人有危险。”

  “咱俩埋伏在附近。”孔志方对殷雪涛说。

  “我想请崔琳的丈夫宋光辉帮个忙,他是安全部门的人,虽然不是警察,但到关键时刻比咱们管用。”殷雪涛说,“我这样想,如果蒙面人同意交出磁盘,就由若君跟着他去拿。如果他不交甚至企图伤害若君,就由宋光辉抓获他,再去他的住处找磁盘。”

  “宋光辉能随便抓人和搜查人家的住处吗?”孔志方问。

  “白客如果蔓延,很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宋光辉插手说得过去。”殷雪涛说,“在这件事上,宋光辉对咱们来说比警察可靠。他起码绝对不会复制《鬼斧神工》。”

  “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吧。”范晓莹说。

  殷雪涛给崔琳打电话。

  “这么晚了,干什么?”崔琳睡意朦胧地问前夫。

  “有急事,是关于小静的!你和宋光辉一起来,就现在!”殷雪涛说。

  “小静怎么了?”崔琳醒了。

  “来了再说,一定和宋光辉一起来!”殷雪涛挂上电话。

  “该和小静谈了吧?”孔若君问。

  殷雪涛说:“我去叫她来。”

  殷雪涛走进殷静的房间,说:“拿上蒙面人的照片,到我的房间来,有事跟你说。”

  殷静老老实实照着做。

  一屋子人看殷静。殷静进父母的卧室后叹了口气,她自知犯下弥天大罪,她拿着蒙面人的照片站着,不敢坐。她不知道父亲让她拿蒙面人的照片干什么,但她不敢问。殷静清楚自己现在只有百依百顺的权利。

  范晓莹对殷静说“:小静,你坐下。”

  殷静站着不动。

  殷雪涛看大家,他用眼神问谁和殷静说?

  孔若君站起来:“我和小静说。”

  孔若君拉殷静坐下,他从她手里拿过照片,说:“小静,我们找到了磁盘的线索。”

  “真的?”殷静腾地站起来。

  孔若君说:“你要有精神准备,不管我下边说的话你听了多吃惊,你都要承受住。”

  殷静问:“是金国强偷的咱们家?”

  孔若君摇头。

  孔若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玻璃说:“你仔细看看玻璃反射的是什么?”

  殷静结果照片凑近了看。

  “看清了吗?”殷雪涛问。

  “没有。”殷静说,“狗的视力不行,如果我哥当初给我换了鹰头就厉害了。”

  孔若君对殷静说:“你看这里。”

  “骷髅保龄球?”殷静看清了。

  大家点头。

  殷静傻了。作为一个18岁的孩子,她实在无法承受如此接踵而来的沉重打击:先是前恋人的愚弄和窃走《鬼斧神工》,再是现恋人身边出现了她家失窃的骷髅保龄球,而这颗保龄球和她的头能否复原有密切的关系。

  所有人都站起来将殷静围住,大家劝她。

  “小静,你要挺住,咱们已经有办法了。”范晓莹说。

  “要说找到骷髅保龄球还是你的功劳。”孔若君说。

  “你的头很快就会复原了,你应该高兴。”孔志方说。

  殷静目光呆滞的说:“你们查清了,确实是蒙面人干的?”

  “基本上是。起码他认识偷咱们家的贼。”殷雪涛说。

  “我该怎么办?”殷静问。

  孔若君说:“你约他明天上午8点和你见面,老地方,我去向她要磁盘。”

  “他会给你?”殷静怀疑。

  “我看出蒙面人很爱你,有时这种力量会起意想不到的作用。”孔若君说。

  “如果他不给或跟本不承认呢?”殷静问。

  “我们请宋光辉帮忙。如果蒙面人不交出磁盘,就逮捕他。”孔志方说。

  “不行!”殷静脱口而出。

  “小静,他如果真的是窃贼,能让他逍遥法外吗?”殷雪涛说。

  “如果不是呢?”殷静问。

  “如果抓错了,我们会向他道歉,还会承担责任。”殷雪涛说。

  “他不会是贼。”殷静说。

  “不管他是不是贼,反正在他的照片上出现了骷髅保龄球,面对这个难得的可能让你复原的线索,咱们不能置之不理。”孔志方说。

  殷静不说话了。

  门铃响。

  “你妈和宋光辉来了,等我们向他们说明情况后,如果他们没有异议,你就同蒙面人约见面的时间。”殷雪涛对殷静说。

  崔琳一进来就到殷静身边看她:“你又出什么事了?”

  殷雪涛对崔琳和宋光辉说:“我们早就知道小静边头的原因,但我们没有告诉你们,这是由于我们担心白客的事传出去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现在出了意外,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白客?“崔琳问。

  殷雪涛从孔志方给孔若君买数码相机说起,一直说到金国强复制了《鬼斧神工》和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

  崔琳和宋光辉听完后大眼瞪小眼。

  “这么说,辛薇变头还真不是钙王弄的了。”崔琳为自己的律师生涯好不容易瞎猫撞死耗子捍卫了一回真理而高兴。

  殷雪涛问宋光辉:“你能帮我们吗?有难处吗?”

  宋光辉:“没任何问题。白客一旦横行社会,绝对危害国家安全。比如他们想换谁的头从电视屏幕上的新闻节目里拍摄下来就换了,万一换了省长甚至更高职位的领导人的头怎么办?当然是危害国家安全!我插手名正言顺。”

  孔志方说:“你暂时不能向你的上司汇报,知道这事的人越多,《鬼斧神工》失控的可能就越大。”

  宋光辉说:“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咱们一定要将《鬼斧神工》全部销毁。现在只有孔若君和金国强有《鬼斧神工》软件,孔若君这套只要恢复了小静、辛薇和那居委会主任的头立即就删除,关键是金国强手里那套。只要咱们不打草惊蛇,金国强就不会外传。而如果咱们现在报警通过蒙面人找到小静的磁盘,就可能惊动金国强从而致使他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任人下载。所以你们找我,既不惊动金国强,又可以在蒙面人不配合时拥有抓人权力的人抓捕蒙面人。”

  殷雪涛说:“正是。”

  宋光辉说:“我可以承诺暂时不向我的上级汇报。但是明天我一个人去不行,万一蒙面人是个团伙呢?咱们埋伏了,人家也埋伏了,人家比咱们人多,场面就会被动。有一个反间谍特别行动组归我领导,一共8个人,都是身怀绝技的家伙,其中有5个人会驾驶飞机,6人获得过全国散打比赛前三名,个个枪法百步穿杨弹无虚发。他们的纪律是执行任务从不问为什么。”

  孔志方问:“你带几个去?”

  宋光辉说:“8个人全带上,还有4两装有远红外跟踪仪、卫星定位系统和超长距离监听器的汽车。我会在若君身上佩带微型窃听器和摄影头,还在若君的耳朵里塞上旁人看不见的耳机,这样我在车上能时刻掌握进展。蒙面人如果不配合,他是插翅难飞。抓到他后,立刻搜查他的住处,争取找到磁盘。”

  “咱们给蒙面人的规格很高呀!”殷雪涛说。

  殷静在一旁听到家人给她的心上人设套,浑身发抖。

  “如果他配合呢?”殷静问。

  宋光辉说:“如果他同意交出磁盘,就由若君跟着他去拿,我们尾随。拿到磁盘后,立刻恢复小静和辛薇还有那居委会主任。至于金国强,如果你们需要我帮助你们对付他,我必须向上级汇报。如果你们依然担心知道的人多了导致金国强向外扩散《鬼斧神工》,那就由你们自己想办法。我随叫随到。”

  崔琳说:“一切以不能让《鬼斧神工》失控流传为前提。白客比黑客可怕多了。”

  孔若君自责:“我罪大恶极。”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是天才。以后加盟我们单位怎么样?”

  孔若君说:“如果能顺利销毁《鬼斧神工》,我以后要开电脑公司。”

  殷雪涛说:“若君开电脑公司,很多电脑公司就没饭吃了。”

  宋光辉对殷静是:“小静,现在就看你的了,有把握约他出来吗?还不能让他生疑。这人智商不会低,倘若真是他偷的骷髅保龄球,我估计他名下的案子不会少。”

  殷静不说话。

  崔琳对女儿说:“小静,你看这么多人为了你不睡觉,你一定要协助大家。”

  殷静对宋光辉说:“您能保证不伤害他吗?不管他做什么,你们应该有麻醉枪呀。”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他想!”殷雪涛责怪女儿。

  宋光辉对殷静说:“我刚才说了,我的手下枪法极其准确。我说要活的,他们就绝对不会给我死的。再说了,我估计蒙面人带枪去约会的可能几乎没有,就算他有枪的话。”

  “我约他。”殷静说。

  大家都松了口气。

  殷静回到自己的房间上网,如此深更半夜,蒙面人竟然还在网上苦等殷静。

  大家都看出蒙面人和殷静的感情之深。

  殷静打字:我来了。

  蒙面人:你是怎么了?说没就没了,出了什么事?

  狗头:家里出了点儿事,我和父母发生了冲突。

  蒙面人:为什么?

  狗头:我想见你。

  蒙面人:真的?

  狗头:今天上午8点,还在湖滨公园北门。

  蒙面人:这不会是真的吧?昨天你哥还说1个月后。

  狗头:是真的。

  蒙面人:我不敢相信。

  狗头:祝你好运,你要保重……

  宋光辉对殷静说:“你不能再说了!”

  蒙面人:保重什么?

  殷雪涛从电脑前拉开殷静。孔若君坐下以狗头的名义继续给蒙面人打字。

  狗头:你乘车要注意安全。

  蒙面人:你是个仔细的姑娘。

  狗头:不要迟到。

  蒙面人:我会吗?

  狗头:我该睡觉了,你也睡吧。

  尽管众人都知道蒙面人听不见殷静的喊叫,可大家还是将殷静拉到隔壁房间。

  孔若君结束了和蒙面人的网上交谈。

  宋光辉对崔琳说:“从现在起到行动结束,你要寸步不离小静,绝对不能让她上网和打电话。”

  崔琳点头。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去见蒙面人的时候,带上小静变头前的一张照片,再带上放大后的能看清骷髅保龄球的蒙面人和酒柜的照片,使他放弃地来的念头。”

  已经是清晨5点了,宋光辉开始向他的下属发指令。6点整,4辆汽车停在范晓莹家的楼下。宋光辉下楼拿上来各种尖端视听设备,全部物件加在一起只有小拇指的五分之一。宋光辉将它们隐藏在孔若君身上。

  7点,孔若君和宋光辉以及他的组员们出发了。殷雪涛、孔志方和范晓莹在家听信。崔琳寸步不离殷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