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生日礼物

  “不要叫,这不是真的。”孔若君提醒贾宝玉不要无效磨损声带。孔若君还没机会如此直视殷静,他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殷静,殷静的容貌的确属于那种震撼人心的漂亮。孔若君叹了口气,他苦笑着摇摇头。孔若君清楚,正是电脑屏幕上的这个人导致他没能考上大学。如果殷静长得不出众或只是一般的出众,她进入孔若君的生活后无论怎么鄙视孔若君,都不会影响孔若君的高考成绩。相反,倘若殷静来孔若君家后不对孔若君采取嗤之以鼻的态度,孔若君亦不会高考发挥失常。同时,如果殷静到来的较早能给孔若君一段适应的时间,孔若君也不至于落榜。孔若君注视殷静的目光由钦羡变为怨恨。

  孔若君将生日礼物放在手上掂量,重量不轻。“随身听?MP3?”孔若君说完了又否定自己,“MP3不会这么重。原始随身听?”

  “决定了。”孔志方轻轻叹了口气。“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位置,不上大学的人也有位置。这都是上帝安排好了的。”孔若君说。

  “说穿了还是我的心理素质不行。”孔若君和父亲竞赛着自省。孔若君是这种人:对方推卸责任,他也推卸。对方揽责任,他也揽。

  “反正肯定比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感觉好。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绝对不是好事。”孔若君说。“也不一定。别忘了苦是财富。”孔志方开导儿子。

  孔若君对贾宝玉说:“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贾宝玉尾随孔若君走进他的房间。孔若君关上房间们,他拿出数码相机,给贾宝玉看。

  “胶卷是一种感光材料……。”孔若君饶有兴致的给贾宝玉扫盲。贾宝玉一言不发静静地倾听。

  “我给你讲个笑话,是真事。”孔志方说,“前天我给你买了数码相机拿回家,你继母从家政公司找了个小保姆回来。小保姆刚从农村来,我见她看我给你买的照相机,就对她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照相机,这是数码相机,不用装胶卷,随便照多少张都行,得和电脑联系起来使用。呆了一会儿,那小保姆问我:叔叔,什么是胶卷?”

  “你今天18岁了,喝点啤酒。”孔志方给儿子倒了半杯啤酒。孔若君还从未喝过任何酒。“生日快乐!”孔志方举杯。

  “这是什么?”贾宝玉歪头好像在问。“数码照相机!我爸送我的18岁生日礼物。”孔若君说,“数码相机,懂吗?不用装胶卷!”

  孔若君打开窗户,他拿好数码相机瞄准楼下,调整变焦镜头。殷静和金国强告别后往回走,她面向楼上的孔若君,孔若君对准殷静按下了数码相机的快门。

  同范晓莹离异后,孔志方每次见孔若君都是在红河餐厅,这次也不例外。红河餐厅是孔若君过1岁生日的地方。孔若君到红河餐厅时,孔志方已经在等他了。

  “看看你的数字标准像,比你的真头还大。”孔若君让贾宝玉看。贾宝玉摇尾巴。

  贾宝玉追着数码相机舔,它逗孔若君。

  孔志方劝儿子:“都什么时代了,你要宽容些。”“这里边有原因。”孔若君没向父亲披露过真实原因,他在18岁这天突然有向父亲倾诉的愿望。

  “城里孩子还是挺幸福的。”孔志方说。

  孔若君按鼠标,屏幕上出现了殷静俊美的面容。

  “我猜不出来。”孔若君说。“打开吧。”孔志方很享受地说。

  “我等着。”孔志方笑的灿烂,“18岁以前,父母给孩子过生日。18岁以后,孩子给父母过生日。”

  “什么原因?”孔志方问。“你知道,殷雪涛带了个和我同岁的女儿来。”孔若君慢吞吞的说。“她和你关系不好?”

  “不说这些了,今天是好日子。这是爸爸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虽然不是汽车,但也决不逊色。”孔志方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

  “爸,从明年起,就该我给你过生日了!”孔若君今天确实有一步跨入成人世界的感觉。

  “谢谢爸爸。”孔若君左手拿着数码相机,右手拿酒杯。父子碰杯。孔志方一饮而尽。孔若君喝了一口,说:“真苦。”

  孔若君按下快门。孔若君从数码相机后部的视窗检验拍照效果。“很神奇,拍完了马上能看效果。”孔若君很兴奋,他让贾宝玉看。

  孔若君关上窗户,他打开电脑,将数码相机里的照片输入电脑。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贾宝玉,很是清晰。孔若君移动鼠标,将贾宝玉调成全屏,贾宝玉的头充斥整个屏幕。

  贾宝玉冲殷静叫,它早已察觉孔若君与殷雪涛和殷静的关系不融洽,它在孔若君的房间见到殷静,自然要表示它的敌视态度。

  “她长得很酷……”“这是好事呀!”“开始我也这么想,我还想过’因祸得福’这个词。”孔若君有点脸红。

  “因此你就对继父和她的女儿采取了敌视的态度,他们由此针锋相对待你。”孔志方说。孔若君点头。

  孔若君先给数码照相机的电池快速充电。趁充电的时候,他详细阅读了说明书,再将数码相机的相关软件输入他的电脑中。

  孔若君忽然想起数日前他看过的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月刊的封面,那期封面上有一个人身犬头的人物,当时孔若君一看就知道是这是使用数码相机和电脑连诀制作的高科技怪物。“把贾宝玉的头换到殷静身上!”孔若君突发奇想。

  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目送父亲乘车离去。孔若君掏钥匙开家门,贾宝玉迎上来和他亲人。孔若君看见金国强的鞋在鞋架上,殷静房间的门紧闭着。

  孔志方理解这种伤害,他明白一摸二摸三摸都出类拔萃的儿子为什么在真刀真枪时败下阵来。

  “我儿子18岁生日,我会拿随身听还原始随身听打发他?”孔志方说,“18岁生日呀!孩子过18岁生日,父母不送一件象样的生日礼物,那才叫功亏一篑,18年白辛苦。”

  “真正好的东西非苦即辣。这是你刚说的。”孔若君用父亲的话反驳父亲。“这正是农村孩子容易出人头地的原因,他们吃过苦。”孔志方说。

  “人间真正的好东西非苦即辣。香甜的东西往往不值钱。”孔志方说。“你这话挺深刻。”孔若君想了想,说。

  “那就更贫困了,保准农村没人考大学了。”孔志方说。“这倒是。”孔若君同意。

  “后来呢?”孔志方问。“人家根本不理我……”“刺伤你了?”孔若君点点头。“她有男朋友?”孔志方问。

  “爸。”孔若君叫孔志方。“若君,生日快乐!”孔志方祝贺儿子,“今天你就是大人了。”“有什么用?连大学都没考上。”孔若君说。

  出租车停在楼下,孔若君下车后问车上的孔志方:“不上去看看?”“算了吧。”孔志方在车里冲儿子挥挥手。

  “什么特殊情况都有。”孔若君一边摆弄数码相机一边说。父子俩边吃边聊,这是孔若君参加高考后最开心的一天。

  MP3是最新随身听,无需磁带和光盘。孔若君管放光盘或磁带的随身听叫原始随身听。

  孔若君一边躲一边连续给贾宝玉拍照,贾宝玉看出孔若君是近来少有的的高兴,它也高兴。房间外边有动静,孔若君听见殷静和金国强说话。

  “我送你下楼。”殷静说。“不用了。”金国强说。“我出去透透气。”殷静坚持要送。关门声。

  “一边吃一边看。”孔志方对儿子说。孔若君愣是没听见,他翻过来倒过去看数码相机。

  善解人意的贾宝玉恢复冲屏幕上的殷静吠叫。“叫什么?”孔若君没好气的说。

  孔若君哈哈大笑。“农村有的地方很贫困。”孔志方感慨。“如果农村上了大学的人毕业后必须回农村,农村早就脱贫了。”孔若君说。

  孔若君接过礼物,他准备拆开包装纸。“不猜猜?”孔志方说。服务小姐过来问:“先生,点菜吗?”孔志方点的全是儿子爱吃的菜。

  “上帝保佑我的儿子有好运。”孔志方心中祈祷。孔志方叫小姐结帐。在餐厅门口,孔志方拦了辆出租车,他送儿子回家。

  贾宝玉用舌头舔视窗。孔若君赶紧将数码相机拿离贾宝玉:“这可不能舔!”

  孔若君撕开包装纸。“数码相机!”孔若君欣喜若狂。孔若君从两年前就想拥有一架数码照相机,但其趾高气昂的价格令孔志方和范晓莹一直没能满足儿子的愿望。“太棒了!谢谢你!”孔若君亲了爸爸脸颊一下,他的目光却锁定在数码照相机上。小姐开始上菜。

  “有”“经常来。”“是的。”“也不理你?”“对。”

  “还行……昨天开始管我叫爸爸了。”孔志方有点儿不自在。“天上掉下个大儿子的感觉怎么样?”“若君,别挖苦爸爸。爸爸对不住你。”

  “继父对你不好?”孔志方问儿子。“开始还行,后来他见我不爱搭理他,就以牙还牙了。”孔若君说。

  “我对我的未来有信心了。”孔志方喝干了杯中的酒。“我继母的孩子对你怎么样?”孔若君问爸爸。

  “来,咱们一边吃一边说。”孔志方用拿着筷子的右手指着菜说。孔若君对数码相机爱不释手。

  “处女像给你照,这是殊荣。”孔若君端起数码照相机瞄准贾宝玉。贾宝玉像电视上的外国政治家见面时握手那样,在照相机镜头前做出皮笑肉不笑逢场作戏的职业特供拍照姿态。“你看电视新闻看多了,好的不学。”孔若君笑着对贾宝玉说。

  “18岁以后不给父母过生日的孩子不是孩子。”孔若君喝了一口啤酒。“是什么?”孔志方问。“白眼狼。”孔若君说。

  贾宝玉迷惘的看孔若君。孔若君想起了爸爸说的笑话,他笑了:“你是在问我什么是胶卷吧?”贾宝玉煞有介事地点头。

  “有这个,我什么都不烦了!”孔若君举起数码相机对爸爸说。“送给孩子一个象样的18岁生日礼物,对父亲来说,的确是享受。”孔志方看着狂喜的儿子,一边喝酒一边深有感触地说。“能保证每个月见我一次?”孔若君问爸爸。“当然。”孔志方说,“你决定不考大学了?”

  “这不怨你,怨我和你妈。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父母,竟然在孩子高考前离婚……”孔志方痛心疾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