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历险其三

  那时,我需要消除一下疲劳,便纵身跳入海里,把自己的身子好好冲刷一阵,然后游至岸边,找到了我本来脱在那儿的衣服。据我估计,我被禁甸在那巨怪的胃里,充其量不过二个半小时。

  有一次,我几几乎在地中海里把生命也给丢了。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在马赛附近景色宜人的海里洗澡,却见一条大鱼张开了巨嘴,飞也似地向我迎面游来。这时,时间实在紧迫,我想要逃生,也真是难似登天。我毫不犹豫,连忙把身子尽量缩做一团,两脚挺得笔直,双臂紧紧向躯体靠拢。由于这样的姿势,我直接滑过了它的牙床,落到它的胃里。

  我懂得意大利语,所以陷入极度惊慌之中,害怕他们也把自己来个开膛剖腹。因此我便走到胃部的中央,拣了个最适当的位置站好,里面反正有可呆十来个人的地方,因为我也想象到,他们要么在头上开刀,要么从尾上打段。等他们从鱼肚上戳穿了一个窟窿,我这场虚惊马上平息下来。转瞬间,只见一丝微弱的光线透射进来,我便声嘶力竭地向着他们嚷道,说我能够见到你们这班先生,又得到你们这班先生的鼎力相助,使我从窒息欲死的困境里获得自由,我真是铭感五中!听得鱼腹内有人声在叫唤,他们脸上那股惊讶不置的表情,我是无法栩栩如生地形诸笔墨的。但见一个赤条条的汉子,两手空空地从里面踱了出来,他们变得格外仓皇失措了。一句话,我的先生们,真如我现在给你们讲的那样,我也把自己的遭遇,源源本本地讲给他们听了,谁知他们听后,几乎怕得要死。

  大家不难想象,我虽在它的胃里,耽搁了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时间,但却感到温暖如春,舒适得很。我便在它的胃壁上慢慢地又揿又捺,心想它最好把我马上放走。因为里面地方很宽敞,我满可以打拳踢腿,欢蹦乱跳,将它好好摆布一番。但是,由于我的双足迅速活动,仿佛它没有比这更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了,我就索性跳起了苏格兰舞步。它顿时慌乱不堪,大声惊叫起来,又把半个身子在海面上高高举起。因而它就被一艘路过的意大利商船上的船员发现了,不用多时,它便在捕鲸炮下丧失了生命。它被拖上甲板后,我就听得那班船员七嘴八舌,为了取得更多的鱼油,他们到底从鱼的哪个部分开刀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