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倪被判死刑亚洲城

  宋光辉在车里将事情的进展向殷雪涛们通报。

  殷雪涛惊讶:“金国强和蒙面人同住一间宿舍?会有这么巧的事?”

  宋光辉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金国强。”

  殷雪涛说:“我对找金国强有信心。我们连一张磁盘的线索都能找到,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宋光辉说:“如果需要我继续帮忙找金国强,我必须向我的头儿汇报。”

  殷雪涛说:“那就暂时不用你了,如果到了我们的力量达不到的紧急关头,我会请你帮助。”

  宋光辉说:“刚才我听到杨倪对若君说,他想见小静。我认为现在让他见小静对于促使他抓紧找金国强有益。我马上告诉若君让他带杨倪去你家见小静。我觉得有杨倪参与找金国强,找到金的系数就大多了。”

  殷雪涛说:“蒙面人叫杨倪?让他来吧。不会引狼入室吧?”

  宋光辉说:“以我这双辨别过上百名国际间谍的眼睛观察杨倪,他可能就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殷雪涛说:“我们在家等他们。”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答应他的要求,现在带他去你家见小静。我已经同你继父通过话了。我们撤了。我装在你身上的仪器这几天不要摘下来,它们能保证你和家人的安全,我会随时注意你们。”

  孔若君咳嗽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

  宋光辉命令他的组员:“行动结束。”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带你去我家见我妹妹。”

  杨倪说:“谢谢你。”

  孔若君又说:“其实不用我带,你认识路。”

  杨倪说:“我不得好死。”

  杨倪开门叫侯杰近来,他对侯杰说:“如果你看见金国强,马上打我的手机。”

  侯杰说:“怎么弄得跟电影里似的。”

  孔若君说:“比电影电影多了。”

  杨倪在孔若君家的楼下站了几分钟,他抬头看孔若君家的窗户,看那些由杨安装的众多已经生锈的护窗。

  孔若君以大舅子的身份责怪杨倪:“你确实死有余辜。”

  杨倪叹了口气。

  当杨倪出现在殷静面前时,两个人片刻都没有犹豫,紧紧拥抱。家人用复杂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杨倪对殷静说:“就算你的头变不回来,我也一定娶你!”

  殷静对杨倪说:“答应我,找到金国强后,你就去自首。不管你蹲多少年监狱,我都等你!”

  杨倪说:“我答应你,找到金国强拿回磁盘后,我就去自首。只要不判我死刑,我就要争取提前释放,出来和你白头到老!”

  孔志方说::“一般来说,去自首不会判死刑。”

  殷雪涛问准女婿:“你是团伙还是单干?”

  杨倪说:“……团伙。”

  孔志方说:“揭发检举同案犯,是戴罪立功。”

  杨倪说:“我不会这么做,我会动员他们都和我一起自首。现在我还要发动他们帮我找金国强,他们都是有能量有本事的人。金国强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殷静抱杨倪抱得更紧了。

  孔志方点头,他觉得发动犯罪团伙找金国强是以毒攻毒事半功倍的事。

  杨倪对殷雪涛说:“伯父,我会很快将骷髅保龄球还给您。对不起。”

  “还有我们家的钱。”范晓莹提醒准继女婿。

  “加倍还。”杨倪红着脖子说。

  “你喜欢打保龄球?”殷雪涛问杨倪。

  杨倪尴尬:“没打过。我当时觉得这个骷髅挺好玩……就想送给一个杀人不眨眼但还没杀过人的朋友。。就拿了。”

  孔志方提醒大家:“咱们还是抓紧找金国强吧,以后有的是时间聊。”

  杨倪说:“我马上召集我的哥们儿,撒大网找金国强,你们也去找。”

  殷静说:“我有金国强父母家的地址和电话。”

  杨倪记下来。

  孔若君警告杨倪:“你不要伤害金国强的父母。”

  杨倪说:“希望他们能配合我。”

  孔志方说:“他们不配合,你也不能动人家。你要答应我们。”

  孔志方看殷静。

  殷静对杨倪说:“你要答应我。”

  杨倪说:“我答应。”

  范晓莹说:“一定要尽快找到金国钱,他拿着《鬼斧神工》不定怎么折腾呢!不知有多少人会倒霉!”

  杨倪忽然问:“你们有没有金国强的照片?咱们现在把他的头先换了!”

  大家都兴奋,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被换了头的金国强,行动肯定受限制,找他也就易如反掌了。

  众人看殷静。

  殷静摇头:“我爸反对我和金国强,不敢在家里放他的照片。”

  大家失望。

  孔志方说:“咱们也要注意,不要被金国强偷拍了去换头。特别是杨倪。”

  杨倪说:“我去部署哥们儿找金国强,咱们随时联系。”

  杨倪留下他的手机号码,记上殷静家的电话号码。

  “我也该去上班了,有情况随时联络我。”孔志方说。

  杨倪和孔志方走后,孔若君赶紧回自己的房间上网联络辛薇。辛薇已经急疯了。

  阿里巴巴:你怎么失踪了这么多个世纪?

  牛肉干:也是为了你。

  阿里巴巴:考验我?

  牛肉干:以后你会知道。

  阿里巴巴:有时你挺神秘。

  牛肉干:生活越来越像网络,一天比一天扑朔迷离。

  杨倪离开殷静家后,马上给哥哥打电话。

  杨倪对杨照说:“有急事。你和满天马上来见我。让满天带上我送给他的那颗骷髅保龄球。”

  杨照不明白:“带保龄球干什么?有麻烦?”

  杨倪不耐烦地说:“让你带你就带吧。”

  在一座公园的小山坡上,杨倪、杨照和满天见了面。满天将装有骷髅保龄球的包交给杨倪。

  满天对杨倪说:“你教给嫂子的拿招儿还真灵。这个月,她弄了3000多元,人不知鬼不觉。”

  满天的老婆在农村信用社储蓄柜台当营业员。她不想老花丈夫弄来的钱,她是有自立意识的现代妇女,她要“自谋职业”。她向杨倪要挣钱的计谋。杨倪给嫂子出的主意是:遇到比较有钱的储户,就悄悄将点钞机里的一个金属爪弯过来一点儿,由此点钞机会在点钞的过程中将纸币截留在点钞机一两张,储户根本看不见。嫂子对目不转睛看着她点钱的储户说:您的这捆两万元少了一张,不信您自己点点。储户只能补上。储户走后,嫂子用身体挡住摄像机,假装喝水顺手牵羊拿出点钞机里的钱。

  杨倪对满天说:“让嫂子别这么干了。”

  “为什么?”满天问。

  “其他计划也先暂停吧。”杨倪说,“你们先帮我找个人。”

  杨照觉出弟弟异常,他问杨倪:“找谁?”

  杨倪说:“这人叫金国强,是我在大学的同学寝友。他拿了我的东西,跑了。”

  满天问:“他拿了你什么?”

  杨倪说:“一张电脑磁盘。”

  杨照问:“磁盘里有什么?咱们的所有行动计划?”

  杨倪摇头:“不是。”

  满天问:“那是什么?”

  杨倪说:“我暂时不想说,咱们一定要找回这张磁盘。”

  满天问:“你还有什么事不能让我们知道?我们会两肋插刀为你找这个人,但你应该让我们知道那张磁盘里有什么。”

  杨倪说:“我说过了,现在我不能说。”

  杨照说:“出了什么事?你今天不对劲儿。”

  杨倪说:“没什么,我以后不想做犯法的事了,你们也别做了。”

  杨照和满天面面相觑。

  满天提醒杨倪:“咱们过去做的那些事可是死罪,你是学法律的,比我们清楚。”

  杨倪说:“咱们先找金国强,其他事以后再说。”

  杨照勉强点头。满天看着湖中的游船发呆。

  “你要这骷髅干什么?不会是物归原主吧?”满天突然问杨倪。

  杨倪说:“你说对了,是完璧归赵。这是我女人家的物件。”

  满天和杨照像看怪物似的看杨倪。

  满天回到家里后,找到王志柱。

  王志柱问满天:“杨倪又有什么高招儿?我都没钱了。”

  满天说:“杨倪要出卖咱们。”

  王志柱说:“你胡说!”

  满天将经过告诉王志柱。王志柱呆了。

  满天说:“杨倪这小子读书读坏了,鬼迷心窍了。想当初,还是咱们从他小学起供他上的学。咱们瞎了眼,白投资了。”

  王志柱问:“咱们怎么办?”

  满天说:“还能怎么办?”

  王志柱:“大哥的意思?”

  满天用手指碾灭眼蒂,说:“我替法院判他死刑。”

  王志柱呆了半晌,说:“没别的办法?”

  满天:“他要当好人,咱们只能是他送给公安的立功见面礼。咱们除了灭口别无他路可走。”

  王志柱问:“杨照知道吗?”

  满天说:“杨照虽然也不满,但他毕竟是杨倪的亲哥。我信不过她。就咱俩办这件事。咱们这是帮杨照。

  王志柱点头,满天和王志柱耳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