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亚洲城: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殷雪涛凑过来看。

  “真帅呀!”范晓莹说。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殷雪涛点头。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孔若君再看照片。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殷雪涛点头同意。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沉默。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

  “他们为你高兴。”孔若君说,“我也饿了,谁做饭?”

  孔若君担心谁绷不住劲说漏了,他急于支走父母。

  “我去做饭。”殷雪涛说。

  电话铃响了。

  殷雪涛接电话,是孔志方打来的,他找孔若君。

  “若君,你爸找你。”殷雪涛说。

  孔若君接生父的电话。

  “若君,咱们不是说好了,辛薇是最后一个吗?”孔志方使用明显责怪的口气质问孔若君。给辛薇变头后,孔若君要儿子发誓再不当白客。

  “您是什么意思?”孔若君听不明白。

  “你还装傻!你又弄了一个人的头!”孔志方怒不可遏。

  “我又弄了一个?我弄谁了?”孔若君反问生父。

  “你打开电视看看!”孔志方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孔若君放下电话后急忙打开电视机。

  电视台正在紧急报道本市一位高中教师的头在1个小时前变成马头的新闻。顶着马头的教师在电视屏幕上晃来晃去。

  孔若君,殷雪涛,殷静和范晓莹都雕塑般凝固了。

  殷雪涛和范晓莹同时看孔若君:“你干的?”

  “绝对不是!”孔若君大喊。

  “别人也有<鬼斧神工>?”殷雪涛说。

  “不可能!”孔若君否定。

  殷静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孔若君忽然想起昨天殷静曾经莫名其妙地问过他可否复制<鬼斧神工>。

  “小静,你干的?”孔若君问殷静。

  “小静怎么会?”范晓莹制止儿子。

  “小静昨天问我能不能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说。

  殷雪涛在孔若君向殷静发问前就怀疑到是女儿的恶作剧,刚才电视台的记者介绍说到那变成马头的教师所在的校名时,殷雪涛心中就格登一下,那是殷静就读的高中。殷雪涛的初步判断是孔若君意志不坚定,再次被殷静说服戏弄她的中学老师。殷雪涛没想到是女儿独立当了白客。

  “小静!”殷雪涛怒斥女儿,“你变了头是很痛苦,我们在为你想办法。你不能这样连续祸及他人。连有益传播艾滋病都是违法行为,何况故意换人家的头!”

  殷静大哭。

  “雪涛,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这样说小静,她也有她的难处……”范晓莹劝阻丈夫。

  殷静突然站起来,她声嘶力竭:“金国强!我杀了你!!”

  金国强?家人面面相觑。

  孔若君猛然想起昨天他回家时贾宝玉的异常表现。

  “金国强来过?”孔若君全身不寒而栗。

  殷静哭诉经过。

  家人都瘫在地上,只剩下殷静站着颤抖。

  殷雪涛骂道:“小静,你混!你糊涂!金国强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你确实是狗脑子!”

  “你冷静点……。”范晓莹泪流满面地劝丈夫。

  “贾宝玉,你给我过来!”孔若君趴在地上叫贾宝玉。

  贾宝玉知道没好事,它战战兢兢过来。

  “你看到金国强进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咬他?他给你香肠了?你是个笨蛋!”孔若君怒斥贾宝玉。

  贾宝玉很委屈,它发誓再见到金国强一定咬死他。

  有人按门铃。

  殷静看门外是孔志方,就开了门。

  孔志方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躺在地上,他对孔若君说:“我很后悔给你买数码照相机。”

  “不是若君的事,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殷雪涛对孔志方说。

  “还能有谁的事?”孔志方说。

  殷雪涛冲殷静努努嘴。

  范晓莹将孔志方拉进他们原先的卧室,详述原委。

  孔志方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不瘫在地上。

  谁都清楚,金国强这种人成为白客,说是世界末日都有可能。

  “咱们要赶紧制定对策!”孔志方对前妻说,“除了殷静,你把他们都叫来。”

  孔志方觉得现在暂时不让殷静知道蒙面人有骷髅保龄球比较稳妥。

  殷静对于家人将她排斥在外商量对策大为不满,但她没有办法。

  关门前,孔若君反复警告殷静不要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蒙面人。殷静说你当我是弱智呀,说完她自己又说自己确实是弱智。

  “首先,咱们应该马上确定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是不是咱们的,如果是,咱们再想办法从他那儿拿回有小静照片的磁盘。”孔志方说,“上帝保佑蒙面人没有覆盖那张磁盘!”

  不能轻易报警,我担心惊动金国强后,他会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谁都可以下载,那可就真是天下大乱了。“殷雪涛说,”我比你们了解金国强,他现在绝对不会把<鬼斧神工>传出去,他要垄断。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删除若君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以金国强的品质,他应该这么干。“

  孔若君说:“也许他没有时间了。我在楼下就听见贾宝玉叫。”

  “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他不会传播<鬼斧神工>。咱们先不要报警,再说,警察里也不是没有坏人,谁都可以复制<鬼斧神工>当白客。”殷雪涛说。

  “现在我就和若君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如果真是蒙面人干的,咱们再定方针。”孔志方说。

  孔若君说:“我通过因特网和郑渊洁联系。”

  “但愿他在网上。”范晓莹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1小时后,孔若君和孔志方坐在郑渊洁家的客厅里。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急的事。”孔志方拿出儿子使用打印机打印的杨倪的照片递给郑渊洁:“您认识这个人吗?”

  郑渊洁拿起杨倪的照片看,他摇摇头,说:“不认识。”

  “您有一个骷髅保龄球?”孔若君问郑渊洁。

  郑渊洁点头。

  “别人借走过吗?”孔若君又问。

  郑渊洁摇头。

  孔若君和孔志方现在确定无疑蒙面人起码和盗窃磁盘的人有关系。

  “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吗?照片上这个人是谁?你们干吗对骷髅保龄球感兴趣?”郑渊洁说。

  孔若君看看爸爸,他觉得可以信任郑渊洁。孔志方点点头。

  孔若君问郑渊洁:“您从电视上知道人头异变的事了吧?”

  郑渊洁说:“我有10年不看电视了。”

  “报纸上也报道了。”孔志方说。

  “我有8年不看报纸了。我是从网上知道的。”郑渊洁说。

  孔若君尽量简要地告诉郑渊洁<鬼斧神工>的事。

  “真没想到,变头的原因是这样。”郑渊洁感叹,“生活本身就是童话。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写出来谁信?”

  “事情结束后,我们将结果告诉您,您写本书。”孔若君对郑渊洁说。

  “一言为定,书名就叫<白客>。”郑渊洁说,“作品写完后,拿我的骷髅保龄球当封面。”

  “说起来,白客的事还跟您有关系。”孔若君说。

  “跟我有关系?”郑渊洁惊讶。

  “我最初在电脑里换殷静的头,是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的封面启发,那期的封面是您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的合影。”

  “这么说,我是白客的源头了?”郑渊洁笑。

  “您对人的研究比我们多,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从蒙面人手里拿回磁盘?”孔志方问郑渊洁。

  “他可能是坏人。”孔若君说。

  “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就像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一样。”郑渊洁说,“刚才你们说了,蒙面人很爱殷静,这是说服他交出磁盘的基础。”

  孔志方和孔若君对视,他俩觉得郑渊洁的话有道理。

  郑渊洁站起来:“这是孤注一掷。你们好象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我等你们的结局再动笔。”

  孔志方和孔若君起身告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