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亚洲城:

  除殷静外,家人都对贾宝玉在此时此刻的深沉睡眠感到不解。

  “贾宝玉从来不在咱们用餐时睡觉呀?”范晓莹边吃晚饭边说。

  “它错吃了安眠药吧?”殷雪涛说。

  “今天小静也大白天睡觉。”孔若君说。

  “咱家有瞌睡虫了?”范晓莹说。

  “可能是。”殷静表情不自然。

  家人已经能从殷静的狗头上看出不自然的表情了。

  “有事?”殷雪涛问女儿。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殷静欲盖弥彰。

  大家都看殷静。

  殷静索性用另一桩事转移家人的视线。

  “蒙面人说明天上午必须见我,否则一刀两断。”殷静放下筷子说。

  “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孔若君恍然大悟。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现在蒙面人对殷静的重要性,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发疯。家里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范晓莹看孔若君:“若君,你懂网恋,怎么才能既不见面又不失去对方?”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使劲儿打自己的头。

  是殷静的头致使她不能见蒙面人。孔若君在自责。

  “若君,你别这样。”殷雪涛说,“咱们想想办法。”

  孔若君说:“明天上午只有我替小静去见蒙面人。”

  “你去?”范晓莹说,“他会以为你就是狗头,蒙了他。”

  孔若君说:“我能让他相信狗头是我妹妹。我和蒙面人在网上打过牌,我说出我的网名,他会相信的。”

  殷雪涛问:“你怎么跟他解释小静不来赴约?”

  孔若君说:“我就说小静确实有事,一个月内保证见你。如果你是真爱她,就宽她一个月时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变不回小静的头,我就把我的头也变成贾宝玉!”

  孔若君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殷静的头变不回来,就意味着辛薇的头变不回来,那他孔若君就索性舍命赔君子,以狗头和辛薇永结秦晋之好。至于殷静,孔若君想,如果蒙面人真的爱狗头,他也会嫁狗随狗。

  “哥,这事只有拜托你了。”殷静对孔若君说。

  贾宝玉总算醒了,只见他呆头呆脑地走过来朝殷静叫了一声。

  “你是怎么了?”孔若君拍拍贾宝玉的头。

  只有殷静明白贾宝玉干吗冲她叫。

  次日上午九点整,孔若君出现在湖滨公园北门。

  公园门口人不多,以孔若君的网龄,他很快就判断出站在距离公园门比较的一棵树下的那个戴墨镜的小子就是蒙面人。

  孔若君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蒙面人?”

  杨倪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我被你骗了,我真的以为你是女的。你戏弄了我的感情,我会杀了你。”

  杨倪认定跟前这个知道他网名的小伙子是在网上男扮女装的狗头。

  “你误会了,我不是狗头。我是狗头的哥哥。”孔若君说。

  “接着骗?”杨倪冷笑。

  孔若君说:“咱们早就在网上认识,我的网名是牛肉干。咱俩在联众锄过大地。”

  杨倪想起牌桌上确实有个网友名叫牛肉干。

  孔若君说:“还记得有一次我出牌太慢,你说牛肉干你怎么出牌跟大象生孩子似的。我问你大象怎么生孩子,你说大象生孩子特慢。”

  “你确实是牛肉干。”杨倪说。

  “狗头是我妹妹。”孔若君说。

  “她为什么不来?她特难看。”杨倪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狗头长得比猪八戒的妹妹还难看,我今生今世也非她不娶了。”

  孔若君很感动,他看出蒙面人是真爱上殷静了。

  “我妹妹很好看,不亚于电影明星。”孔若君说。

  “真的?”杨倪说,“那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孔若君对杨倪有好感,且不说杨倪身高180公分以上,胸前戴着清河大学的校徽,单是杨倪刚才那句猪八戒的妹妹也要娶的豪言壮语,就令孔若君为殷静高兴。

  “我不想编谎话。”孔若君对杨倪说,“但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真实原因。你知道,谁都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这倒是。”杨倪深有体会。

  “你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最多一个月,如果我妹妹还不能见你,你就和她分手。”

  “她整容了?照着影星的模样?伤口还没愈合?”杨倪猜测。

  “你想歪了,我妹妹无需整容,她本身就是影星模子。”孔若君说。

  “匪夷所思。”杨倪说。

  “没有悬念的经历没价值。好事多磨。”孔若君说。

  “好,我信你的话,我等她一个月,从今天算起。”杨倪说,“能麻烦你带一张照片给她吗?”

  “你的照片?”孔若君问。

  “咱们年龄差不多吧?”杨倪问。

  “我18岁,高考落榜。我妹妹也是18岁,我们是再婚父母双方各自带来的孩子。”

  “她参加高考了吗?”

  “参加了。”

  “落榜?”

  “录取了。”

  “她在哪所大学?”杨倪急于想知道有关狗头的一切信息。

  “被取消了上学资格。”

  “能问为什么吗?”

  “无可奉告。以后她见你时会告诉你。”

  高考被录取后又被取消入学资格,原因就那么几个,好事不多。杨倪隐约感到狗头可能是他的同路人,他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孔若君说:“再见。她在网上等你呢。”

  杨倪说:“我这就回学校上网。”

  孔若君没走出几步,杨倪叫他。

  孔若君站住。

  杨倪过来对他说:“有一句话我忘了说:大学里坏蛋多着呢,不上也没什么。”

  孔若君说:“谢谢。你快走吧。你早一秒钟上网,我妹妹早一秒钟高兴。”

  杨倪是坐出租车走的。孔若君等公共汽车。

  孔若君进家门时,殷静已经和蒙面人在网上卿卿我我多时了。

  狗头:我哥回来了,我先去看你的照片,待会儿说感受。

  蒙面人:估计你看了很失望。你哥可把你描述成仙女。

  狗头:没那么辉煌。但也不会让你觉得丢人。

  蒙面人:觉得妻子长的丢人的男人不是人。丢不丢人不在脸上。

  狗头:我先去看你的尊容。我哥给我送来了。

  孔若君将信封交给殷静。

  殷静拿出照片,说:帅哥呀!“

  “还是清河大学的学生,和咱们同龄。你的眼力真不错。”孔若君说。

  殷静哭了。

  “你怎么了?”孔若君问。

  “如果我不能复原,他不会要我。”殷静抽泣。

  “他说你就是猪八戒的妹妹他也要你。这人不错。”孔若君安慰殷静。

  “我如果是猪八戒的妹妹就谢天谢地了,我比猪八戒的妹妹难看多了。”殷静还哭。

  杨倪通过ICQ的敲桌子功能呼叫殷静。

  蒙面人:看完了吗?评头论足吧。

  狗头:我很不安。

  蒙面人:我很丑?

  狗头:你很帅,我担心……

  蒙面人:为你的学历担心?没关系,明年再考,我辅导你。我有死记硬背的绝招儿。

  狗头:大学请我我都不去了。

  蒙面人:应该有这种气魄。

  狗头:大学里好女孩儿特多吧?

  蒙面人:最好的不在大学里。

  狗头:在哪儿?

  蒙面人:最好的是你。被有眼无珠的大学取消了入学资格。

  狗头:你的嘴很甜。

  蒙面人:我心更甜。

  蒙面人:希望这个月过的快一些,早些见到你。

  狗头:你要是真爱我,应该希望这个月过得慢一些。

  蒙面人:我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我真的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狗头:好在离真相大白不远了,让悬念再陪伴你最多一个月吧。

  殷静和蒙面人一直聊到傍晚,谁也没吃午饭。

  殷雪涛和范晓莹几乎是同时下班回到家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