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亚洲城

摘要:
那一年,表姐二十岁。一向沉默寡言的大表姐,突然向老姨宣布一个吓死人的决定。她已经报名参加新疆建设兵团。那年月,人们心都浮在半空,仿佛有一道说不出来的魔咒,驱使人们做出些欠考虑的事情。在乡间,表姐是为

那一年,表姐二十岁。

一向沉默寡言的大表姐,突然向老姨宣布一个吓死人的决定。她已经报名参加新疆建设兵团。那年月,人们心都浮在半空,仿佛有一道说不出来的魔咒,驱使人们做出些欠考虑的事情。在乡间,表姐是为数不多的小学毕业生之一。充满幻想的年岁,在狂热的年代,很容易把现实与理想混为一团,常常以微薄的力量求其统一。她是在看一个电影纪录片时萌生此念头的。说来叫人不敢相信!那时候人们眼窝子浅浅,说她想吃商品粮,想一翅子刮出去脱离祖辈相传的高天厚土,太失公允。

老姨没念过什么书,参加边垦究竟意味着什么,老人说不清。她只是觉得把亲女儿丢进水里火里了。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女儿,一甩身走了。且归期遥遥,比扯她的心肺都疼。想想丈夫早逝,想想儿女年轻不更事,很觉无助。只能去求村官赵大河,求他劝劝女儿,快快打消念头。

大河四十岁了,在乡间是个大人物,总得说两句应时应景话,老姨听不进去。庄稼人,总是再实在也没有了。你就是把天上的龙说得吱吱叫,不解眼眉前之忧,就一百一千个不信你。大河就只好改变方式,开始替老姨打算。说他家中还有儿子,说话也就长大,女儿出去搞建设,说到底是件光面事儿。花木兰,刘胡兰这些古今女英雄的壮举,就在大河的口边头,上下嘴皮一合就淌出来了。然而,老姨还是不爱听,心的话:“你小子咋就不能将心比心呐!要是你的亲闺女离家远去,还能有这腔大话不?”

老姨实际没吭声,只恨自己没把闺女拉扯好,没让孩多长几个心眼儿。

老姨的眼泪没能阻止表姐的行动,她终于撇下母亲弟妹们,背上铺盖卷走了,远远地走了。

第二年表姐寄来了照片,是和一个当兵的结婚照。捧着照片,老姨依然老泪纵横。久久的思念使老人头发过早斑白,——呵,第一代边垦人,为了那雄壮的誓言,不仅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还带给亲人无尽的思念与牵挂。

过了几年,老姨横下一条心,要去那遥远的地方寻觅表姐的影子。大河得知,就来劝她,说见闺女一面,赔上几年的花销,我那天哟!庄稼日子还过不过啦?老娘想想,也就打消了念头,就在梦中与表姐相聚吧!

再过几年,老姨老下去了,头白殆尽,脚腿不灵便。就再横下一条心要去新疆看女儿。大河又来相劝,说,都一把年纪了,怎经得住颠簸之苦,万一有个好歹,岂不叫儿女更操心?老姨老得心肠更软,经不住劝,再一次打消念头,她梦中的女儿开始变得模糊而遥远……

终于有一天,表姐回来了,携同丈夫和孩子。小村很热闹,村人虽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却懂事理,知道表姐是为支援国家建设去的边疆,表姐是他们的骄傲!——啊!村里总算有个吃商品粮的了。人们奔走相告,登门拜访,寒暄招呼,嘘寒问暖。表姐两口子衣着体面,给人的印象虽不是发了大财,起码不寒碜。是个国家人员的模样。不管他们临行前拖拉下什么账债,衣着打扮,以及给亲人的礼品不可或缺。这决非虚荣!他们想用这一切证明:他们走的路是正路,他们要给人们一种感觉,支边是幸福的!……在这之后的三年里,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里先后有三个闺女以表姐的方式在表姐的新家附近安家落户,成为新一代“幸福的人们”。他们吃的苦受的累没人知底细。大家只知道,她们衣锦还乡时,与表姐一样只提“过五关斩六将”,不提“走麦城”!

小村在远嫁女的婚姻延续中张扬了一种精神。她们为一个时代弘扬了主旋律。尽管他们从报纸广播电影中以及道听途说的传说中,约略得知支边的千辛万苦。然而,她们总喜欢事情光彩的一面。你若问起这事,她们会说:“哎哟,可了不得哪,支边那是多光彩露脸的事,中央都重视得不行哪!咱种庄稼的,能有这般出息,能做这号惊天动地的事儿,不易哩!”

这就是山里人的品格!

我的表姐名字叫赵晓梅,她退休之后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晚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