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未完待续……

保罗不愧是一名医生。

大家显得都很开心,因为能住上这么好的城堡,而矫治也好像忘了昨晚发生在他身上的恐怖事件。大家显得过于轻松,认为这座城堡也许是某个富人的别墅,而富人刚好暂时离开这里去别处有其他事。但我心里还是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大门会那么轻松的就被我们打开,即使这个能被解释成主人因为某件事太紧急而忘了上锁,可这么大的屋子,又没有人看管,为何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那么干净?就像是每天都打扫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不得不暂时放下这些问题,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解决。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

“嘿,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对站在窗户边上的保罗示意,“这墙上好像有东西。”保罗走过来,对着这面棕色的墙打量了一番。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瓶液体,小心翼翼的喷在了墙上。突然,墙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荧光。稍后,他又在旁边的墙上以及楼梯的扶手上喷洒了这种液体。“怎么可能!?”鲍勃似乎很惊讶,“布鲁斯,这房子里到处都是血迹!”“什么!?”我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鲍勃看着他手上的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摇头示意。“这是鲁米诺试剂,一种可以和血液反应让其产生荧光的化学试剂。”他看着我,“这房子里的许多墙上以及楼梯扶手上曾经沾满了血液,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看着那些荧光,突然感到一丝的寒意。

“地上的枯叶还真是多,如果着火可就不得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走到自己有点累了,我找了棵周围枯叶堆积比较多的树,靠着坐了下来。风还在刮,时不时就能看到几片枯叶飘下,我点了根烟,希望能缓解一下疲劳。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奔跑的声音,我马上用手电向四周照去,在我的2点钟方向,我依稀看到几十米远处有个身影在移动,我想那一定是矫治。我丢下手中的烟头,马上向那个人影跑去。由于我的身体很好,因此跑的很快,不多久我就追上了那个人影,那的确是矫治。我大声的叫他的名字,但他却没有回应,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地摔在了枯叶上,昏了过去。

由于不知道矫治往哪个方向走,我们三个人只好分头行动,尽管这样不太安全,不过为了能尽快找到矫治也别无选择了。我们商量过,只要一找到矫治就发信号弹,当然,如果遇到危险也是如此。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我发现,这座古堡一共有三层,第一层也就是最底下的这层有桌子和椅子,还有一个火炉和旁边的沙发,我想这层一定是客厅了。第二层大多都是房间,而且里面都有床之类的生活用品,我像应该都是卧室。至于第三层,除了一些杂乱的物品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应该是储物用的阁楼。

我们敲了敲城堡的大门,但是没有人回应,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过了一会,鲍勃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样呆在这也不是办法啊?”鲍勃有点不耐烦,“我们进去吧!”犹豫片刻之后,我们几个推开了大门,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城堡。鲍勃一看到城堡内部,就笑着说“哎呀!这种城堡外面不怎么样,可里面还真是不错耶!”其他人也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大家分头在古堡里面找找,看是否有人。”大家听了我的话之后,马上就开始找寻,惊奇的是,这座古堡里居然没有发现一个人!由于太阳就快下山,我们决定今晚暂时住在这座古堡里头,等明天再做打算。

“我在保罗叫醒我去值班还不到十分钟,我就听到有种奇怪的声音,就是昨天我在森林入口处听到的那个声音,我提着胆子向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我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在我眼前出现了一座古堡,我稍微走进了这座古堡,这时候我清晰的看到古堡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一身制服,好像个富人家的保姆,我刚想走过去打声招呼,就突然看到那个人抬起了头……”“抬头怎么了!?”鲍勃急忙问。“我看到了一张血淋淋的脸。”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散透出寒气。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我们走了十几分钟,鲍勃在低声的自言自语,我们问他有是否什么问题。“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么大的森林,为什么没有听到任何动物的叫声?”听鲍勃这么一说,我与矫治也开始感到疑惑,尽管现在是秋季,但这么大的森林也一定会有动物的,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呢?森林安静的可怕,我感觉得到,他们两个已经开始感到恐惧了。鲍勃突然说道:“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在我们进来之前不就已经想到这座森林会有特别之处吗?也许只是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啦!”我知道,这是鲍勃为了消除我们的内心恐惧才说的,算是自我安慰吧!不过他这么一说,我们也就一笑而过,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时间过的很快,我们三个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因此就打算回营地,只希望保罗和杰克能有一些发现。回到营地之后,我们发现鲍勃他们还没有回来,距离我们约定集合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了。“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矫治有点害怕的说道。“不会有事的,能有什么事呢?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鲍勃自信的说到。我们在忐忑不安中等了将近二十分钟,突然听到保罗的声音,是他们回来了,我们很高兴。远远的看着他们,保罗手上好像拿着一件东西。

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的好朋友约好在这个周末去两百多公里外的一片森林进行为之一周的探险,吸引我们的不是那里的美景,而是传说进入这片森林探险的人都失踪了,我们五个人也许是有种天生的好奇心和不信邪的性格,因此打算一起去这个神秘的死亡之地一探究竟。

我们在一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搭了两顶帐篷,吃了点东西之后,我们五个人打算分成两组去找线索,我与鲍勃和矫治一组,杰克与保罗一组,四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集合,稍作讨论之后,我们出发了。

到了晚上,大家聚集在一楼的大厅,我们坐在火炉旁边,然后我将我和保罗发现的事情告诉了他其他三个人。“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鲍勃看着我。“这意味着曾经这房子里有可能发生过血腥的战斗,但事后有人将溅在墙上以及其他物品上的血液擦干净了……”我分析道。正当我想再进一步的分析这件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一旁的矫治似乎有点不对劲,于是我看了看他,“矫治,有什么问题吗?”矫治是从事动物叫声方面工作的,我想他也许听到了些什么,不然他不会坐立不安的,“兄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用手指着天花板,“额,布鲁斯,我想我好像听到阁楼上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特殊的摩擦声……就像牙齿摩擦骨头的那种声音。”这时我们其他四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要去看看吗?各位。”鲍勃看着我们,“我想这对于解开谜团也许会有帮助。”鲍勃说起谜团,让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了。“我想我还是留在这吧!一起上去的话也不太妥当,留个人在这下面也好防止突发事件嘛!”杰克苦笑的看着我们说道。我知道杰克是因为害怕才这么说的,毕竟他是我们这些人里胆子最小的了。“那好吧!你留在这里,有事的话叫我们。”鲍勃对着他说。介于保罗和矫治都没意见,我们又留了一把手枪给杰克,于是我们四个人决定上楼去看看。

当天我们一大早就出发了,带齐了野外求生的必需品,包括GPS,因为森林不小。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十分不错,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目的地,矫治在森林的入口处突然才下了刹车,我们都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开进去,矫治说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就是从森林里传出来的,我们都没有听到,笑着说这是矫治幻听了。最后,我们开车进入了森林。

这时正值秋季,森林里许多树木都已经开始落叶,地上也是一层厚厚的枯叶,树木很多,但很少看到还挂有緑叶的树木。我们的车子进入森林二十多分钟后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路太过泥泞,只能步行。

“这不就是一只普通的水壶吗?”矫治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说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人来过并且在这里像我们一样有营地!”看的出,保罗有些兴奋。“那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去保罗发现水壶的地方,看看是否能发现点别的东西。”他们都点了点头。太阳光慢慢的变得微弱,就这样,我们的一天中有阳光的时间就这样过了。出于我们所处的地方是森林,因此我们五个人决定晚上轮流值班,以防止有什么突发事件。

夜幕降临,天空刮起了风,虽然树上的叶子已经不多,但地上厚厚的枯叶被风刮起的声音还是很清晰。我是第一个开始值班的人,除了听到风声与枯叶卷起的声音,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两个小时很快就过了,我进帐篷叫醒了保罗,于是他去值班,我就进帐篷睡觉了。不知道了什么时候,我被鲍勃叫醒了。这个时候并没有天亮,我看了看手表,是凌晨三点。鲍勃说矫治不见了!我急忙走出了帐篷,他们都坐在火堆旁边,除了矫治。我询问了矫治的情况,保罗说他叫醒矫治去值班后,自己就去睡了,不过没多久就因自己喝了过多的水起来去上厕所,然后就发现矫治不见了……我们决定让鲍勃守在营地,担心矫治突然回来却看不到我们。我告诉鲍勃,如果矫治回来或是你遇到突发事件,你就往天空发射信号弹,我们会马上赶过去。于是我们其他三个人就动身起寻找矫治了。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隐约看到了古堡,我高兴的转过头想对他们分享我着喜悦的心情,但我看到的是矫治一脸的恐惧。“矫治,你没什么问题吧?”“额……没事,不用担心。”我看得出,矫治还在因为昨晚看到的场景然感到害怕,也对,无论换了谁遇到那样的事,也会害怕的,包括我在内。我们几个大着胆子走到了古堡前,这才清楚的看到了古堡的样子。这是一座中世纪的古堡,虽然略微显得有些陈旧,不过那种历史遗留下来的气息还是令我们感到有几分莫名的畏惧。古堡很大,说实话,除了在照片上看到过这样大的城堡,还真的没有亲眼看到过。城堡外面有两颗松树,还有一个不大的水塘,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座森林里会有这样的城堡?我想知道真相的欲望越来越大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矫治发了疯似的跑……

朝阳慢慢的升起,天空也变得明亮,似乎一切都是新的,不过依旧没有鸟儿清脆的叫声。矫治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我们都在等着矫治醒来,我们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这一却需要矫治醒来才能水落石出。在焦急的等待了4个多小时后,矫治终于醒了过来,他一看到我们就变得异常激动,我们急忙安慰矫治,帮他稳定情绪。几分钟后,矫治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这个时候我们才问他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

摘要: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

我们决定去那座古堡,也许那个地方就是解开失踪事件的关键。我本以为矫治会因为害怕而不打算去古堡,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决定要去,并且发誓一定要解开古堡之谜。其他人听矫治这么说,胆子也大了许多,就这样我们收拾了东西,在矫治的带领下,我们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行进的路上,我发现在我们右手边不到20米处的地上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我们决定去看看。这是一个半径只有5米左右的一个圆状烧焦地,在圆的中央,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还没有腐烂,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我丢的那个烟头。看来尸体是被埋在枯叶下……不对,与其说是被埋在枯叶地下,准确的说是自己死在这,然后被枯叶盖住。因为没有人会这么埋尸体。我们没有花过多的时间在这具尸体上,20分钟后我们离开了那里,继续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我在想,为什么那具尸体的鞋子底板上会有被踩碎的玫瑰花瓣和一颗特别的棕色图钉。也许,古堡会给我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