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突围

  孔若君走进自己的房间,他打开电脑,他要尽快将殷静的头换回来。孔若君这才想起,他使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殷静的照片已经被他从电脑中删除了,万幸的是他备份了。

  孔若君找那张备份有殷静照片的软盘,他发现那张软盘放在盒子里,被窃贼偷走了。

  没有殷静的照片,就无法恢复她的头。孔若君想起殷静卧室的床头柜上有她的一幅照片。

  孔若君见妈妈正在她的房间和殷雪涛通电话说骷髅保龄球失窃的事,他进入殷静的卧室,从床头柜上拿走殷静的照片,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趁扫描仪工作的时间,孔若君看了一眼网上的新闻,首先映入孔若君眼帘的是这样一行字:

  美女变狗头,震惊世界。

  标题新闻旁边是长着贾宝玉的头的殷静的照片。

  孔若君赶紧打开桌上的电视机,电视屏幕上正在说殷静的事,所有频道几乎都是。电视台的记者是从医院拍摄到的新闻,记者说殷静已经是被电影学院录取的学生,不知为什么,她在今天凌晨突然变成了狗头,此事已引起专家的重视,现在殷静正在医院接受检查,目前原因尚不清楚。彭主任出现在屏幕上,她面对摄像机侃侃而谈,表情很是亢奋。

  “妈,你快来看!”孔若君叫范晓莹。

  “又发现丢什么了?”范晓莹过来。

  孔若君指着电视屏幕让范晓莹看。

  范晓莹傻眼了。

  “是医院干的!那个什么彭主任很兴奋!”孔若君说。

  “他们怎么能这样?”范晓莹气疯了,她清楚这对殷静意味着什么。

  “你快去医院制止他们!”孔若君提醒妈妈。

  范晓莹正准备走,她无意中看到孔若君刚从扫描仪里取出的殷静的照片。

  “殷静的照片怎么在你这儿?”范晓莹问儿子。

  “我……”孔若君赶紧寻找理由,“我想看看她原来的样子。”

  “我看出,你和继父的关系在缓和,真是危难之中见真情,这时不幸中的万幸。”范晓莹自己安慰自己。

  “你快去医院吧!”孔若君说。

  妈妈走后,孔若君立刻在电脑中尝试恢复殷静的头,他使用<鬼斧神工>将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的头换下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按下了“确定”,他觉得此刻的鼠标有千金重。

  孔若君现在要做的事是立刻赶到医院去,看看殷静的头换回来没有。

  孔若君关闭电脑,他跑步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出租车上的收音机也在喋喋不休地说殷静的是。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地球大概快走到终点站了。

  医院大门口外停满了各种车辆,孔若君一看就知道是媒体的车,车四周都是拿照相机和摄影机的人。

  孔若君好不容易进入殷静的病房,范晓莹正在和彭主任大吵。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泄气了。

  “殷静变头和我没关系。”孔若君在心里宽慰自己。

  “你们没有权力叫记者来!”范晓莹痛斥彭主任。

  “我真的不知道记者是怎么知道的!”彭主任为自己辩解。

  院长在一边对范晓莹说:“记者的职业嗅觉是很灵敏的。这样的事,瞒得过今天,瞒不过明天。您别太激动,咱们还是想办法查清孩子变头的原因……”

  “你们让所有记者离开我们!”殷雪涛冲主任怒吼。

  彭主任看院长。

  “让保安驱逐记者!”院长下令。

  “小静!”一个中年女子冲进病房。她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妈!”殷静一看是声母崔琳,立刻号啕大哭。

  母女抱头痛哭,崔琳还不习惯抱着狗头哭,她偏着头。

  “殷雪涛,你怎么把女儿弄成这样?”崔琳质问一旁的前夫。

  殷雪涛说经过。

  “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应该共同想办法。”崔琳身后的男子说。

  崔琳点头。

  “你是殷雪涛?我叫宋光辉。”宋光辉朝殷雪涛伸出手。

  殷雪涛和前妻的丈夫握手。

  “她叫范晓莹。”殷雪涛将后妻介绍给前妻和前妻夫。

  “这是我儿子孔若君。”范晓莹说。

  “我们是从电视上看到新闻后赶来的,这不是小事,咱们应该通力合作,把殷静的损失降到最小。”宋光辉说。

  孔若君感到宋光辉很稳重,说话有条理。

  “你说的对。”殷雪涛说。

  “他在国家安全部工作。”崔琳向前夫介绍现夫的职业。

  “对不起,你们能出去一会儿吗?我们商量点儿事。”宋光辉礼貌地对彭主任和院长说。

  院长和彭主任没理由不出去。

  “医院检查怎么说?”崔琳问殷雪涛。

  崔琳的职业是律师,从激动中恢复平静后,她的思路很清楚和具有逻辑性。

  “医生给小静作了很多检查,包括脑电图,心电图,拍X光片子,化验血液和大小便等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殷雪涛说。

  “这就是说,小静的异变不是病。”崔琳说。

  “咱们中还有没有认识医生的?”宋光辉问。

  范晓莹迟疑了一下,说:“孔志方的妻子石玮是医生。”

  “孔志方是谁?”宋光辉问。

  “是我爸。”孔若君说。

  “能让石医生来吗?”宋光辉问。

  “干什么?”范晓莹问。

  “咱们得有一个懂医的。”宋光辉看了一眼门外的彭主任,压低声音说:“我觉得出于利益驱动,他们在炒作殷静的异变。咱们不能让他们拿咱们孩子的事为他们赚取利益。如今这社会,出了任何打破常规的事,恨不得所有人都想从中谋取利益,结果往往是伤害当事人。咱们要保护殷静不受伤害。”

  “现在就叫石玮来?”范晓莹问。

  “越快越好!”崔琳说。

  “她会来吗?”孔若君提醒母亲。孔若君见过母亲和石玮面对面吵架,场面及其宏伟壮观。

  “我试试。”范晓莹给孔志方打电话。

  电话通了。

  “孔志方吗?我是范晓莹。”范晓莹说。

  “什么事?”孔志方冷淡地问。

  “我需要你的帮助。”

  “……”

  “殷雪涛的女儿殷静今天……”

  “我从新闻中看到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石玮是医生,我们想请她来……”

  “殷静不是已经在医院了吗?”

  “这个医院在拿殷静做文章,我们需要有个懂医的自己人作判断,我们要保护孩子,请你帮这个忙……”

  “……我们马上去!”孔志方说。

  范晓莹收起手机,对大家说:“他们很快赶来。”

  孔若君的眼眶湿润了,他怕被人看出来,就假装打了个哈欠。他打完哈欠发现,屋子里的人都在假装打哈欠。

  一位副院长赶来对走廊里的院长说:“卫生局李副局长刚来的电话,他说各路专家马上到咱们医院会诊殷静,请你做好准备。

  答应过彭主任不让别人插手研究殷静的院长看着彭主任说:“怎么办?”

  “咱们能怎么办?”彭主任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院长吩咐手下布置会议室。

  孔志方和石玮赶来了,石玮给殷静简单作了体检后说:“绝对不是疾病导致的。”

  “你估计是什么导致的?”崔琳问。

  石玮看着殷静说:“确实不可思议,这肯定是全世界头一例。我估计,专家会蜂拥而至的。”

  “小静不能给他们当研究对象,这会毁了她的一生。”殷雪涛说。

  “应该在专家来之前,马上离开这医院!”孔志方说。

  “快走!”宋光辉说。

  已经晚了,院长带着数十名专家来到病房门口。

  “你们不能进来!”宋光辉说。

  “为什么?”彭主任问。“这里是医院的病房,你们都出去,现在不是探视时间。这些是来给殷静会诊的各路专家,有人类学家,有动物学家,有农业大学的教授。你们先出去吧。”

  “我们带殷静走了。”范晓莹说。

  “没办出院手续,不能走。”院长说,“叫保安!”

  “办住院手续了吗?”殷雪涛反问院长。

  “你们没交费!”彭主任说。

  孔志方掏出一捆百元钞,问彭主任:“够吗?”

  “她没有病,你们就没有权利将她留在医院。除非她是传染病。而她肯定没有传染病。”石玮说。

  “你是谁?”彭主任问。

  “我也是医生。”石玮掏出证件给彭主任看。

  “你是她什么人?”院长问石玮。

  “我是她妈妈!”石玮说。

  “你不是她妈妈吗?”彭主任问范晓莹。

  “我们3个都是她妈妈!”崔琳说。

  “我们都是殷静的家长。”孔志方说,“你们没权力拿一个不满18岁孩子为自己谋利益。咱们走。”

  “你们不能走!”一位专家说。

  “为什么”宋光辉问。

  “她现在属于国家,我们有权力研究她。”专家说。

  “每个人都属于国家,同时也属于自己。任何人办任何事都要依据法律。你们有强制留下她的法律依据吗?”崔琳质问那专家。

  专家哑口无言。

  宋光辉对院长说:“殷静已经很不幸了,你们如果有同情心,就不应该再给她增添痛苦,你们没有这个权力。我们有带走自己孩子的权力。如果你们阻拦,我们将控告你们。”

  宋光辉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院长看。

  院长回头跟专家们商量。专家们已经亲眼看见了殷静,再加上彭主任说已经为殷静作了能做的所有检查,检查结果都在。专家们同意放人。

  院长让保安们后退。

  “还有贾宝玉。”孔若君对范晓莹说。

  “狗不能带走。”院长反对。

  “为什么?”崔琳问。

  “我们要研究它。”院长说。

  “它是我们的私有财产。宪法规定,公民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您想做违法的事?”崔琳问院长。

  院长无可奈何。

  孔若君见到了贾宝玉。

  院长小声吩咐副院长对记者解禁。

  殷静在家人的护送下离开医院时,被记者围住。孔志方脱下自己的T恤衫蒙在殷镜头上,以阻挡摄像机和照相机在光天化日下对殷静无礼。

  专家们在医院会议室开会分析殷静,先由彭主任介绍情况,再看幻灯片,再看检查结果。

  有专家认为这是一种罕见的返祖现象。

  有专家估计是环境日益恶化导致的畸形。

  还有专家认为那只叫贾宝玉的狗有问题。

  不管专家们分歧多大,但有一点是一致的:没人认为殷静的异变是人为造成的。

  会后,专家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