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葫芦的私人商品房

  我出城到了河边。可是没瞧见一个同学。
 

  “他们都哪去了?干么不等我?这还算是朋友么!”
 

  后来我又对自己说:“这么着倒也好。要是和同学们一块儿钓,要是他们都钓着许多鱼,我又是一条也没钓上,那可没意思呢。还不如我一个人在这儿的好──正可以练习练习。”
 

  可是这一次成绩还是不好。我一个人坐在河边一棵柳树下。我旁边只有那只小铁桶陪着我,桶里有一只螺蛳──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斜着个身子,把脑袋伸出壳来张望着,好像希望找上一个伴儿似的。
 

  我不知道这么坐了多久。总而言之,要叫我拎着个空桶回城去,那我可不愿意,顶起码顶起码也得让我钓上一条才好。我老是豁着钓竿。我越钓越来火。
 

  “我就跟你耗上了,啊!”
 

  太阳快要落下去了。河面上闪着金光。时不时泼刺的一声,就皱起一圈圈的水纹,越漾越大,越漾越大,把我的钓丝荡得一上一下地晃动着。这一来鱼儿一定全都给吓跑了。
 

  我嚷起来:“是谁跟我捣乱!”
 

  有一个声音回答──好像是青蛙叫,又好像是说话:“格咕噜,格咕噜。”
 

  “什么?”
 

  又叫了几声“咕噜,咕噜”,──可是再听听,又似乎是说话,好像说:“是我,是我。”
 

  “谁呀,你是?”
 

  回答我的仍旧是“格咕噜,格咕噜”叫了一遍又一遍,渐渐的可就听得出字音来了:“宝葫芦……宝葫芦……”
 

  越听越真,越听越真。
 

  “什么!”我把钓竿一扔,跳了起来。“宝葫芦?……别是我听错了吧?”
 

  那个声音回答──还是像青蛙叫,又听得出是一句话:“没错,没错,你并没听错。”
 

  “怎么,你就是故事里面的那个宝葫芦么?”
 

  “就是,就是。”──字音越来越清楚了。
 

  我还是不大放心:“喂,喂,劳驾!你的的确确就是那个宝葫芦──就是那个那个──b,ao,bǎo,h,u,hú,l,u,lú──听准了没有?──就是那个宝葫芦么?”
 

  “我的的确确是那个宝葫芦。”回答得再明白也没有。
 

  我摸了摸脑袋,我跳一跳,我捏捏自己的鼻子,我在我自己腮巴上使劲拧了一把:嗯,疼呢!
 

  “这么看来,我不是做梦了。”
 

  “不是梦,不是梦。”那个声音又来了,好像是我自己的回声似的。
 

  我四面瞧瞧:“你在哪儿呢,可是?”
 

  “这儿呢,这儿呢。”
 

  “啊?什么‘这儿’?是哪儿呀,到底?”
 

  “在水里。”哈,我知道了──
 

  “宝葫芦,你还是住在龙宫里么?”
 

  “唉,现在还兴什么龙宫!”──那声音真的是从河心的水面上发出来的,字音也咬得很准确,不过总不大像是普通人的嗓音就是了。“从前倒兴过,从前我爷爷就在龙宫里待过……”
 

  我忍不住要打断它的话:“怎么,你还有爷爷?”
 

  “谁没有爷爷?没有爷爷哪来的爸爸?没有爸爸哪来的我?”
 

  不错,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那么,我奶奶说的那个张三──嗯,是李四……那个李四得到的宝葫芦,大概就是你爷爷了?”
 

  它又“咕噜”一声,又像是咳嗽,又像是冷笑:“什么张三李四!我不认识。他们都是平常人吧?”
 

  我告诉它:“那是一个很好玩的故事。说是有一天,李四跑出去……”
 

  “少陪。我对它可没有兴趣。”
 

  这时候河里隐隐地就有个东西漂流着,好像被风吹走似的,水面上漾起了一层层锥形的皱纹。
 

  “怎么你就走了,宝葫芦?”
 

  “我可没工夫陪你开故事晚会,”那个声音一面说,一面渐渐小下去了,还仿佛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是专心专意想来找你,要为你服务的。可是你并不需要我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