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天下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四章:少女西希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不过暂时是安全的。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

第一卷:逃亡篇

第四章:少女西希

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

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

不过暂时是安全的。

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心理上好受了很多。虽然被他们追上是迟早的事情,但是逃走了总会有一丝生机。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雷雨便不会放弃。

自从在雷氏族寨得知赫战他们要找的‘天命之人’就是自己的时候,雷雨就已经策划了逃跑的计划。

抓住赫战他们急切寻到‘天命之人’的下落的弱点,雷雨便以‘天命之人’下落为诱饵,将赫战他们诱骗到茂密的山林中,待他们抛下步兵与弓箭兵以骑兵急忙赶至此处,才发现此处竟是深山密林,那时只得弃马步行入山。

这时,雷雨的逃跑计划便已成功大半。

下了马的骑兵,又怎能比得上他这常年在深山游猎的人呢。

于是入林后,雷雨便设计夺取那个粗心大意的扎耳哈的配刀,凭借着自己对山地的熟悉与他剑师的实力,成功逃离而去。逃离时,雷雨还留下自己便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天命之人’的信息,以吸引赫战的注意力,以免再去寻找族人们的麻烦。

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几乎被抽空.一阵阵晕眩袭击着雷雨的大脑神经。

雷雨以无比的毅力和意志支撑着。他不想被人像捉只猪那样捉回去见帝都国主!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若是被捉,别说那个未见过的暴君,光是被他骗得团团转的赫战也绝不会让他活下去。

“呵呵,他此时定然气炸了把?”雷雨这时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轻微的脚步声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朵,还有猎犬的吠声,雷雨心中一震,条件的伸手到背后,握着背后那把大刀的刀柄。若是单对单,他们没有一个会是自己的对手,包括他们的统领赫战在内。

虽然雷雨未曾与赫战交过手,但是他有那样的自信。

这是一个剑师的自信。

雷雨一咬牙,爬了起来,朝着高过膝盖的草丛林一脚高一脚低踉跄的奔去。

四周的草木越来越茂密,雷雨不得不拔出从扎耳哈那里夺来的大刀,为自己劈开出一条逃跑的去路。很快,雷雨疲倦到不能动弹的肌肉陷入了完全麻木的境地。

支撑着雷雨的,只是他顽强的意志力。

若非从小被雷傲天以出色剑手的要求严格训练,他恐怕早已倒下。

“也不知父亲与族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此时,雷雨想起了敬爱的父亲,也明白了他从小对自己苛刻要求的苦心。

后面的呐喊声越来越近,雷雨甚至听到了扎耳哈那牛叫般的吼声。

想想手中还拿着从他那夺来的佩刀,他定是气炸了!

当雷雨一步一步艰难地的从一堆密集的茅草堆钻出来时,忽的一脚踏了个空。

原来是一脚踏在了斜坡的边缘,但是此时已疲惫欲死的雷雨哪还能收得住脚。

顿时,雷雨便如人球一般从坡顶直向下滚了下去,一路翻滚中也不知压断了多少植物横枝,直至“噗咚”一声,最后掉进冰凉的河流里。

水流急泻,雷雨被流水带着冲奔而去,追兵的声音在迅速减弱,眨眼间,呐喊的追兵便被急泻的河流远远抛弃。

“终于甩掉了……”

雷雨心中一松,顿时一阵晕眩袭上大脑,昏死过去。

侥幸的是,河流可以让帝国的猎犬嗅不到他的去向。

…………~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摁?有人在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雷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吃力的睁开眼睛,竟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堆满木柴的小屋里,自己卧睡着柔软的干草。

“啊~”

雷雨刚想起身,结果剧痛从身上的多个伤口处传来,使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吱~”

房门轻响,一个娇小的身影闪了进来。

她穿着一身浅白色的粗布衣,俏丽的脸上闪着灵动的光彩。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而感到羞涩,两颊红扑扑的,充满了健康与青春的气息。

她来到雷雨身边,喜孜孜的道:“你总算醒来了,我是第五次来看你了。”

少女散发出的青春热力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除了他的母亲,雷雨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女孩。雷雨定定的看着美丽少女,动了动干涩的嘴唇,艰难地说道:“这是哪?我睡了多久?”

“这里是日出帝国境外的鹿野之地。”她甩了一下翘在后面的两条辫子,天真的数着手指道:“你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呢。”

鹿野之地?这又是哪里。雷雨虽然一直都想走出日出帝国道法亚大陆去闯荡见识,但是对法亚大陆的情况一点也不清楚。

法亚大陆被两条十字相交的大河大致分割成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个部分,除了西北一直没有国度外,日出帝国统治了东南部,东北则是月亮国,而西南则是邪恶的巫国。除此外还有一些未能被统治的强悍部落与帝国都不愿管辖的荒蛮之地,这个鹿野之地正是几处荒蛮地之一。

不过只要出了帝国的领地,那么危险便降低了不少。

少女在雷雨身旁坐下,也不说话,只是带着很有兴趣地眼神看着他,似乎对他有很大的好奇心。而这时雷雨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

雷雨尴尬的望向她。

少女甜甜一笑,从身后端来一个竹篮,掀开盖在上面的布,一阵肉与大米饭的香气传进了雷雨的鼻中。

雷雨闻着香气四溢的饭菜,大喜过望,艰难爬地起身,接过饭菜便狼吞虎咽起来。

少女用手托着俏脸看着雷雨吃东西,一副蛮有意思的样子。

雷雨吃了美味的佳肴,看了少女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西希。”少女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回道。

“西希,这真是一个好名字。是你把我救回来的?”

西希耸耸肩道:“不是我,是爷爷把你救回来的。他说是在溪边捡到的你,那时候你全身是伤,失血过多,气息很薄弱。如果没有爷爷给你采药,你就醒不过来了。”

雷雨嚼完口中的肉,问道:“你爷爷呢?”

“他上山采药去了。你的伤口还需要涂抹一些草药,否则很难愈合的。”跟着西希又轻声道:“爷爷说你长相非凡,体格硬朗,又带着帝国一流的兵器,定有很大的来头,所以要我将你藏在这间柴房里。”

雷雨心中一凛,西希爷爷的眼力很高,竟然凭着那把刀的外形便推断出自帝国。

这位老人应该不是一个寻常之人。

“也许是误以为我是帝国来的人,才将自己救下的吧?如若他知道我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无名小子,不知他会作何感想。”雷雨心中不禁苦笑。

雷雨吃完了饭菜,将篮子放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均已包扎的妥妥当当。

看着吃完了饭又躺在草床上继续休息的雷雨,西希鼓起脸腮气道:“人家告诉了你自己的名字,你怎么不说你的名字呢?”

雷雨看着她那入世未深的纯真模样,可爱之极,于是脱口而出道:“我叫雷雨,很高兴认识你。”

说出了后,雷雨才感到有一点后悔,他不应该透露自己的身份,因为此时帝国定然已四处搜拿他的下落。

这时,茅屋外远远传来马的嘶叫声,西希顿时跳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去喂马了。”然后急忙闪了出去。

雷雨双眼定定的看着屋顶,一束阳光从屋顶小天窗照射下来,使柴房里面弥漫着安逸与祥和。雷雨深深地舒了口气,微微一笑,当前最要紧的就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

不一会儿,柴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西希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她拨开我身边的柴草,然后里面露出一个环盖。西希小手拎着铁环用力一拉,圆盖便被拉起,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雷雨不解的看着她,刚想开口询问,西希便捞起他的刀就朝洞穴扔了进去,然后扶着他叫道:“快点躲进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